<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禪宗 > 禪宗文化 >

      寒山《重巖我卜居》的禪意

      \

      重巖我卜居

      〔唐〕寒山

      重巖我卜居,鳥(niǎo)道絕人跡。

      庭際何所有,白云抱幽石。

      住茲凡幾年,屢見(jiàn)春冬易。

      寄語(yǔ)鐘鼎家,虛名定無(wú)益。

      【譯文】

        重重巖谷我擇地而居,

        高峻的鳥(niǎo)道人跡罕至。

        庭院中到底有些什么?

        白云多情環(huán)抱著(zhù)幽石。

        住在這里已經(jīng)幾年了?

        只見(jiàn)春天秋季在變易。

        寄語(yǔ)鐘鳴鼎食的世人,

        虛名到底有什么用處?

      【禪意】

        詩(shī)人用山中的清幽之境,來(lái)表現自己的志趣和取舍。

        “重巖我卜居,鳥(niǎo)道絕人跡。”一重又一重的巖谷,卜居的地方是在深山之中。這里崎嶇險峻,只有鳥(niǎo)兒能夠飛來(lái),一般人難以到達。這樣一來(lái),它的清幽反而一直沒(méi)有被紅塵驚擾。

        “庭際何所有,白云抱幽石。”在禪者的庭院里,到底有什么?你看,白云是如此的純潔,如此的多情。它環(huán)繞著(zhù)山石,撫摸著(zhù)山石的每一寸肌膚,把它柔柔軟軟地擁在了懷里。白云多情,幽石喜悅。能夠發(fā)現這樣清幽的美景,說(shuō)明詩(shī)人的心清凈空明,纖塵不染,并且流淌著(zhù)對幽石的呵護之心。仿佛寒山子自己也化身成了白云,在撫摸擁抱著(zhù)幽石。

        “住茲凡幾年,屢見(jiàn)春冬易。”住在這兒到底有幾年了?他已經(jīng)記不清楚了。因為在這樣一個(gè)清幽美麗的地方,遠離了紅塵紛擾,讓人越住越愜意,越住越閑暇,根本就不用想時(shí)間過(guò)去了多久。他只是感覺(jué)歲月的腳步,在春來(lái)冬往中從容而規律地走過(guò)。在這里,時(shí)間已經(jīng)完全境遇化,時(shí)間已經(jīng)完全融化在永恒的自然中了。

        “寄語(yǔ)鐘鼎家,虛名定無(wú)益。”“鐘鼎家”是生活奢侈豪華的富貴人家。古代豪門(mén)貴族吃飯時(shí)要奏樂(lè )擊鐘,用鼎盛著(zhù)各種珍貴食品,因此古人常用“鐘鳴鼎食”來(lái)形容權貴的豪奢排場(chǎng)。寒山子說(shuō),在寒山深處清靜愉悅地生活,是人生最大的福報。那些鐘鳴鼎食的達官貴人們,用盡了一輩子的時(shí)光拼命追逐富貴功名,到煙消火冷時(shí),到撒手離去時(shí),在輪回流轉中,究竟能帶得走什么呢?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