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禪宗 > 禪宗文化 >

      李翱《贈藥山高僧惟儼》的禪意

      [禪宗文化] 作者:吳言生/辛鵬宇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

      贈藥山高僧惟儼

      〔唐〕李翱

      其一

      煉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下兩函經。

      我來問道無余說,云在青天水在瓶。

      【作者】

        李翱(772—841),字習之,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東)人。唐代文學家、哲學家。任朗州刺史時,曾多次參拜藥山惟儼禪師。后作《復性書》,將禪教義理融入儒家學說,開宋明理學之先聲。

      【譯文】

        把身體修煉得像仙鶴般輕靈,

        千年長松下相伴著兩卷佛經。

        我來問道大師什么也沒有說,

        只是指示我云在青天水在瓶。

      【禪意】

        李翱去藥山參拜藥山惟儼禪師,禪師正在窗下看經,既不起身迎接,也不抬頭招呼他。李翱急躁地說:“見面不如聞名!”禪師說:“太守為什么要貴耳賤目?”李翱連忙施禮道歉,請教:“什么是禪?”禪師用手指指空中,又指指地上。李翱沒有領會,禪師說:“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欣然有悟,當即吟出此詩。

        “煉得身形似鶴形”,是從外貌的脫俗來贊嘆惟儼禪師內心的修養。鶴給人的感覺是高潔與飄逸,這句詩說惟儼禪師身體清瘦,精神矍鑠,很有得道者的高逸之風,看上去令人神清氣爽,與一般和尚的體型大為不同。

        “千株松下兩函經”,千株松說明藥山環境的清幽美妙。松林茂密安靜,是參禪悟道的好所在。鶴最喜歡筑巢在松樹上,松下的禪師也自然令人聯想到仙鶴。兩函經是說佛經還沒有打開,還在書套里。為什么呢?因為惟儼禪師曾對人說自己手中拿著佛經的時候,不是為了閱讀,而是“只圖經遮眼”,只不過是用它來遮遮眼睛擋擋光線而已。這是只有大悟之人才具備的神情風致。這句詩透露出禪師熟悉經典又不屑于以研讀經典自詡,對自己的悟性充滿了自信。

        “我來問道無余說”,惟儼禪師很久沒有升堂說法,弟子們都很希望聽到他的教誨。他就命人打鐘,剛剛召集起眾人后,就一言不發地退堂了。弟子們問其緣故,他說:“講經文有講經文的經師,講戒律有講戒律的律師,我是禪師,而禪又怎么可以講呢?”可見惟儼之所以對來訪者顯示“無余說”的機鋒,是不想用言語來談禪。然而“無余說”又不等同于壓根兒就不說,因為學人還在一旁等著他的指點。那么,禪師又是如何指點學人的呢?

        “云在青天水在瓶”,這便是禪師所指示、李翱所體悟到的“道”。云在青天,從風變滅,卷舒自如;水在瓶中,恬靜安祥,清光可鑒。如果你是云,就以云的立場,在天空逍遙飄流;如果你是水,就以水的立場,在瓶中安逸自在。一個人不論處在什么樣的情境,都要充分把握住此時此刻,而不要徒勞無益地思考這個夢想那個,否則既得不到所企想的東西,又失去了此時此地的歡樂。云就只是天上的云,瀟灑自在;水就只是瓶中的水,恬靜安祥。把握現境,活在當下,才是禪的精髓所在。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