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禪宗 > 禪宗文化 >

      弘一大師《絕筆偈》的禪意

      [禪宗文化] 作者:吳言生/辛鵬宇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

      絕筆偈

      〔清〕弘一

      問余何適?廓爾忘言。

      花枝春滿,天心月圓。

      【作者】

        弘一(1880—1942),俗姓李,名叔同,天津人。曾留學日本,回國后當過教員,于才藝聲名鼎盛時毅然出家,弘揚南山律宗,成為近代佛學大師。其人多才多藝,書法、繪畫、詩文、治印、音樂、戲劇,無不精深。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先生評價大師的一生為:“無盡奇珍供世眼,一輪圓月耀天心。”

      【譯文】

        你問我如今要到哪里去?

        心有所悟卻又忘了語言。

        花開在枝頭春意正彌滿,

        長空凈如洗皓月分外圓。

      【禪意】

        這是弘一大師送給摯友夏丏尊居士的。據林子青所撰《弘一大師年譜》載,弘一大師寫給夏丏尊遺書:“丏尊居士文席:朽人已于九月初四日遷化,曾賦二偈,附尋于后。”據桑柔《李叔同的靈性》載:“(1942年農歷)九月中旬某一日上午,夏丏尊在他的開明編譯所辦公室收到了一封掛號信,正是弘公寄給他的!……這一封信平平淡淡地提出‘遷化’二字,表示‘我已走了,題詩留念’的告別之意,更具不可思議的‘預知死期’的意味……他立即打電報到開元寺詢問,才知道大師確實在九月初四圓寂了。”準確地預知死期,使這首偈子罩上了神奇的光環,讓后人稱贊不已。

        “問余何適,廓爾忘言。”生從何來,來為何事,死往何處,這是宗教關心的三大問題。這首偈子,回答的是死往何處去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寫得很好,成為它最大的魅力亮點。而要理解大師關于死往何處去的看法,表現他當時心境的“廓爾”一詞,就成了關鍵。“廓爾”一詞古人不常使用,從唐代寒山《詩》“為心不了絕,妄想起如煙。性月澄澄朗,廓爾照無邊”,《五燈會元·楊億居士》,“積劫未明之事,廓爾現前”可以看出,“廓爾”是心地開朗、豁然醒悟的意思。詩意說你問我如今要到哪里去?我的心開朗無邊,豁然醒悟。本來想告訴你,但禪的境界,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可說,“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一時間竟忘了從何說起。這是非常閑適、自在、從容的心境。

        “花枝春滿,天心月圓。”雖然禪不可說,但與友人告別,還是得說。只不過不是用一般的方式,而是用一個美好的意境加以呈現。你看,花枝綻放,春色彌滿;長空如洗,皓月正圓!這無限寧靜、安祥、圓滿的地方,就是我的歸宿!這其中的光景,是多么的純凈、恬淡、圓滿、唯美!

        偈子中呈現的意境,其實一直都是禪僧在遠行時常有的感悟:

        “子今欲識吾歸處,東南西北柳成絲。”(水月禪師)

        “漚生漚滅還歸水,師去師來是本常。”(志端禪師)

        “珍重苧溪溪畔水,汝歸滄海我歸山。”(清豁禪師)

        “如今收拾歸來,依舊水連天碧。”(道濟禪師)

        這些偈子的意思都是說,萬物皆無常,有生也有滅,來來去去都是緣。所以要隨順因緣的變化,不要執著自己的皮囊。死亡也是一種回歸。當放下小我,放下色身時,就可以將個體的生命與宇宙的生命水乳相融,合而為一。這些偈子,寫得流暢圓美,風流自賞。相比之下,弘一大師的句子,則和他的為人一樣,顯得更加渾厚、凝練、雋永、蘊藉,使人越是回味,越是欽佩不已!心經》說:“心無掛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弘一大師寫這首偈子時,也已經達到了“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的“究竟涅槃”境界了。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