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修行其實(shí)就是修心

      \

        我們都知道,修行其實(shí)就是修心,因此修行最大的快樂(lè ),就是這念心能時(shí)時(shí)放得下、提得起、能真真實(shí)實(shí)地活在當下。當下這念心能安住,不起心動(dòng)念,不打妄想,煩惱就會(huì )一天天地減少,不再輕易為外境所轉。這份心靈上的充實(shí),就是法喜,也就是不隨外境因緣生滅的清凈與自在。

        修行的目的,就是尋回原本清凈的自心自性。我們清凈的心性,就好像明珠一樣,掉在渾濁的水里,不能得見(jiàn),但是經(jīng)由修行的過(guò)程,水中雜質(zhì)漸漸沉淀,回復清澈,這被蒙塵的自性珍寶才得以顯現。

        我們還未開(kāi)始修行的時(shí)候,似乎有許許多多的煩惱,家庭、事業(yè)、種種人我是非,這念心始終是念念遷流,隨著(zhù)外境而攀緣,沒(méi)有停息的一刻;六根始終在塵境里無(wú)止盡地追逐,對于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無(wú)法感到滿(mǎn)足。時(shí)而歡喜、時(shí)而憂(yōu)悲,以為擁有越多越快樂(lè ),得到越多越富有,殊不知擁有越多越煩惱,得到越多越失落;以為獲得了自己費盡心思所想、想求的事物,即能悠游自在,但每每換得的卻是加倍的“舍不得”、“放不下”。

        踏上了修行之路,才恍然明白,原來(lái)安身立命之處,就是自己當下的這一念心。當我們明白到諸法緣起性空,一切妄想煩惱,無(wú)非都是自己的心意識所變現。這樣的話(huà),我們的心就能日漸放下,不貪著(zhù)于外境,不隨外物而轉,就能無(wú)所掛礙,時(shí)時(shí)活在當下──不為過(guò)去而懊悔,不為未來(lái)而憂(yōu)慮,全心全意地活在此一刻。

        曾經(jīng)有這樣的一個(gè)故事:

        有位富商趁假期到一著(zhù)名的小島上度假。一天雇了船夫,乘船觀(guān)賞海光山色。坐在船上,富商很快樂(lè )地跟船夫閑聊起來(lái),他說(shuō):“我花五年的時(shí)間,娶妻生子,經(jīng)營(yíng)美滿(mǎn)的家庭;再花十年的時(shí)間,好好沖刺事業(yè);再花十年的時(shí)間,鞏固事業(yè),賺一筆大錢(qián),再交棒給我兒子。然后我就可以退休,放下這世間的一切包袱,買(mǎi)下這座小島,沒(méi)有任何壓力,愜意自在地做我想做的事,好好地欣賞這大自然的贈禮,享受我的人生!”可是,船夫回答說(shuō):“我不需要再等二十五年!我當下就在享受自己的人生,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

        我們是不是也常有這樣的想法?就像這位富商,一生汲汲營(yíng)營(yíng)的追求,為的只是讓后半輩子活得幸福、自在;而窮極一生的辛苦,卻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活!這位富商縱使擁有再多的財富,也比不上貧窮簡(jiǎn)樸的船夫,心中沒(méi)有任何包袱,當下就是在生活。富商的包袱無(wú)非是背負著(zhù)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種種的煩惱,因而無(wú)法自在。所謂“放下布袋,何等自在”;“布袋”指的就是生活的包袱,能夠放得下,身心自然輕安,自然法喜充滿(mǎn)。這念心隨順因緣而不動(dòng),自然感覺(jué)充實(shí)與滿(mǎn)足,正如古德所說(shuō):“得失從緣,心無(wú)增減;喜風(fēng)不動(dòng),冥順于道。”這就是自在。

        古時(shí)候寺廟里有個(gè)小和尚,職責是清掃院子的落葉。每天清晨,他都要早早起床;院子內其實(shí)很干凈,唯一需要打掃的就是遍地的落葉。清晨起床掃落葉實(shí)在是一件苦差事,尤其是在每年的秋冬之際,每一次刮風(fēng)時(shí),大量的樹(shù)葉就會(huì )隨風(fēng)漫天飛舞而下。每天早晨都需要花費很多時(shí)間才能將樹(shù)葉清掃完,而且風(fēng)多葉多,日中經(jīng)常要打掃很多次才能清掃干凈。這讓小和尚頭痛不已,他想要找一個(gè)好辦法讓自己輕松一些。

        后來(lái)一位自作為聰明的師兄對小和尚說(shuō):“你明天打掃之前,先大力搖樹(shù),把樹(shù)葉全部搖下來(lái),后天就可以不用掃落葉了!”小和尚聽(tīng)了之后,覺(jué)得這是個(gè)一勞永逸的好辦法。第二天起了個(gè)大早,使勁的猛搖每一棵樹(shù),以為這樣可以把今天與后天的落葉一次掃干凈了。之后一整天他都非常開(kāi)心。然而,隔天早上小和尚到院子里一看,頓時(shí)傻眼了:院子里依舊如往日一樣落葉滿(mǎn)地。當天還得繼續掃地。這時(shí)寺廟的住持走了過(guò)來(lái),見(jiàn)小和尚悶悶不樂(lè )的樣子,問(wèn)清原委之后對他說(shuō):“傻孩子!無(wú)論你今天怎么用力,明天的落葉還會(huì )飄下來(lái)的。”

        凡事都是自然的,世間上很多事情是無(wú)法提前的。腳踏實(shí)地的把握好今天,才是最正確的人生態(tài)度。人生其實(shí)不需要對明天有過(guò)多的期待,因為明天畢竟還有許多說(shuō)不清的未知之數。如果一個(gè)人一味地期待明天,那么就會(huì )在無(wú)意中浪費今天,錯失珍貴的機緣,使今天的美好時(shí)光在漫不經(jīng)心中白白度過(guò)。

        然而,什么是“活在當下”?大概的意思就是說(shuō),我們要專(zhuān)注于此時(shí)此刻的身心活動(dòng),不要瞻前顧后,以致結果什么事都沒(méi)能處理好,一事無(wú)成。以下再講一個(gè)故事來(lái)說(shuō)明:

        有一位善于解決人生困境的老師,身邊聚集了許多慕名而來(lái)的弟子。這些追隨的弟子,每次有什么疑問(wèn)來(lái)問(wèn)老師,老師總是說(shuō):“要活在當下呀!”

        但是,“活在當下”是多么簡(jiǎn)單的答案,無(wú)法滿(mǎn)足弟子的要求,他們總是懇求老師給一個(gè)更深奧和更詳盡的解答。

        這時(shí)候,老師就會(huì )面有難色地說(shuō):“好吧!既然如此,等我查一查古代的圣賢是怎么說(shuō)的,明天再告訴你,對于這么深奧的問(wèn)題,他們一定有很好的答案呀!”

        原來(lái),老師有一本大書(shū),記載了古代圣賢最重要的智慧,鎖在書(shū)房最高的柜子里,由于這本書(shū)是如此珍貴,他嚴禁任何弟子靠近。

        第二天,等老師翻過(guò)那本大書(shū),弟子就會(huì )得到一個(gè)充滿(mǎn)智慧的答案。

        可是,如果有了新的問(wèn)題。老師又說(shuō):“要活在當下呀!”

        弟子不滿(mǎn)意的時(shí)候,老師會(huì )再一次翻閱大書(shū),說(shuō)出一個(gè)充滿(mǎn)智慧的解答。

        這樣一而再、再而三,一年一年的過(guò)去,日子久了,弟子開(kāi)始對老師起了質(zhì)疑:“老師只懂得一句活在當下,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事呀!不像古圣先賢,真的充滿(mǎn)了智能。”

        一個(gè)弟子說(shuō):“老師自己并沒(méi)有什么智慧,他只知道活在當下!”

        另一個(gè)弟子說(shuō):“老師的智能和我們沒(méi)有什么差別,差別只是他有一冊圣賢的書(shū),如果擁有那本書(shū),我們自己就可以當老師了。”

        還有一個(gè)弟子說(shuō):“這個(gè)老師真的太差勁了,我們是來(lái)自各地的菁英,誰(shuí)不知道活在當下呢?這句話(huà)輪得到他來(lái)說(shuō)嗎?我們想學(xué)的是古代圣賢的言論和思想呀!”

        在背后議論老師久了,許多弟子都生起了這樣的想法:“等到老師死了,只要搶到那本圣賢書(shū),就可以做老師的繼承人,收很多的弟子,靠為別人解決生命的困境維生。”

        老師漸漸老了,終于要告別人間了,他并沒(méi)有指定任何的繼承人,也沒(méi)有把圣賢書(shū)交給任何的弟子,他只說(shuō)了一句遺言:“要活在當下呀!”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老師死了,弟子不但沒(méi)有哀傷,反而一擁而上,沖上書(shū)房,爭奪那鎖在最高柜子里的圣賢之書(shū),甚至因為搶奪太激烈,把書(shū)柜都打破了。

        他們把那本大書(shū)撕成好多殘篇,才發(fā)現那本書(shū)根本是空白的,一個(gè)字也沒(méi)有。只有書(shū)的封面留有老師的筆跡,寫(xiě)了四個(gè)大字:“活在當下。”

        這個(gè)故事實(shí)在發(fā)人深省,老師是真正的身體力行,以身說(shuō)法;他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什么大道理,他什么道理都沒(méi)有說(shuō),只教學(xué)生們“活在當下”──“活在當下”可以說(shuō)是人生的至理,可是學(xué)生們沒(méi)有真正的聽(tīng)進(jìn)去,也沒(méi)有真正的明白,更沒(méi)有真正的去實(shí)行,所以生命就白白地虛耗了。

        慈悲的佛陀又是如何教導弟子活在當下的?在《中阿含經(jīng)》第九十八《念處經(jīng)》中說(shuō):“比丘者,行則知行,住則知住,坐則知坐,臥則知臥,眠則知眠,寤則知寤,眠寤則知眠寤。”“比丘者,正知出入,善觀(guān)分別,屈伸俯仰,儀容庠序,善著(zhù)僧伽梨及諸衣,行住坐臥眠寤語(yǔ)默皆正知之。”

        經(jīng)文所說(shuō)的“皆正知之”,強調了修行者在行住坐臥之間,要對自己的起心動(dòng)念、舉止行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念時(shí)時(shí)刻刻保持清明不昧,沒(méi)有絲毫的昏沉。這就是“活在當下”的修行。“活在當下”強調了隨時(shí)隨地的清晰、專(zhuān)注,這是修行上的最犀利工具。所以說(shuō),隨時(shí)觀(guān)照自己的心念,是修行者最重要的功課。若能在日常生活中放下一切外緣,不起妄想分別,安住于每一刻的當下,調伏心猿意馬的妄念;狂心頓歇,歇即菩提;菩提現前,清凈自性即時(shí)顯現。

        過(guò)去禪宗六祖慧能大師聽(tīng)聞《金剛經(jīng)》之“應無(wú)所住而生其心”,頓悟本然清凈自性;悟道后說(shuō)偈語(yǔ)曰:“何期自性,本自清凈;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wú)動(dòng)搖;何期自性,能生萬(wàn)法。”諸法緣起性空,一切妄想煩惱,無(wú)非是自我心意識所變現。若心不著(zhù)外境,不隨外物而轉,就能無(wú)所掛礙,時(shí)時(shí)活在當下,不住于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自然輕安、法喜,感受到修行最大的快樂(lè )。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