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多誦讀《普門(mén)品》和《地藏經(jīng)》

      \

        修行首重見(jiàn)地。確立圓滿(mǎn)的見(jiàn)地,是修行的第一步。這第一步,如果方向錯了或出了偏差,后續的修行一定會(huì )遇到不少障礙。不過(guò),要確立圓滿(mǎn)的見(jiàn)地,對于絕大多數人來(lái)說(shuō),卻很不容易。一是身邊的善知識太少,二是佛教的經(jīng)典太多,難于抉擇。佛經(jīng)之多,可以用“汗牛充棟”來(lái)形容,如何從中選取一些代表性的經(jīng)典供自己終身修學(xué),以較少的精力獲得較大的受用,少走彎路,這是我們每個(gè)學(xué)佛的人必須考慮的問(wèn)題。

        關(guān)于這個(gè)問(wèn)題,我們可以從虛云老和尚的修行經(jīng)歷和開(kāi)示中,找到答案或者啟示。這答案或啟示,對于充斥著(zhù)種種邪知邪見(jiàn)的末法時(shí)代之修行者來(lái)說(shuō),可以說(shuō)是一盞很好的指路明燈。

        在增訂《年譜》的時(shí)候,有一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九五六年九月,在虛云老和尚一百一十八歲生日的時(shí)候,江西佛學(xué)社的同人借給虛老祝壽之機,邀集了江西省部分寺廟的僧眾,在云居山舉辦了一個(gè)大型的佛經(jīng)講座活動(dòng),后來(lái)由此發(fā)展成為“真如寺佛學(xué)研究苑”,讓那些有一定文化程度的青年比丘就學(xué)于其中。按虛老的旨意,講座的內容定為講解“大乘三大部”,即《金剛經(jīng)》、《法華經(jīng)》、《楞嚴經(jīng)》。佛學(xué)研究苑的日常課程,除了研習這三大部之外,另加《四分律比丘戒本》。當時(shí)因為虛老年紀大,講課困難,遂聘請海燈法師任主講。這個(gè)活動(dòng)一直持續到一九五七冬天才結束。

        虛云老和尚發(fā)動(dòng)大眾研習“三大部”,絕不是一時(shí)的心血來(lái)潮,而是由來(lái)已久。細讀虛云老和尚的《年譜》、《開(kāi)示》和《書(shū)信》,我們會(huì )發(fā)現,虛云老和尚這一生,無(wú)論是自度時(shí)期的個(gè)人修行,還是度他時(shí)期的講經(jīng)弘法,關(guān)于聽(tīng)習、宣講、勸修《楞嚴》和《法華》的記載,多達數十處。虛老生前還曾用蠅頭小楷撰寫(xiě)過(guò)《楞嚴經(jīng)玄要》和《法華經(jīng)略疏》等著(zhù)作,只可惜在一九五一年的“云門(mén)事變”中散失了。

        在中國佛教史上,早就有“開(kāi)悟的《楞嚴》,成佛的《法華》”這一說(shuō)法,至于《金剛經(jīng)》,則一直被視為六百卷《大般若經(jīng)》的大綱?梢(jiàn),虛老提倡反復地研習這三大部,是由這三大部在大乘經(jīng)典中所處的“綱宗”地位決定的!斗ㄈA》可以幫助我們樹(shù)立圓頓的一乘見(jiàn)地,這是成佛的基礎;《楞嚴》可以幫助我們明心見(jiàn)性和避免魔障的干擾,這是證道的前提,《金剛》可以幫助我們開(kāi)啟智慧之眼,這是修道的指針。所以,修習大乘法門(mén)的人,直接、反復,乃至終身研讀這三大部,應該說(shuō)是進(jìn)入佛法精髓的最有效的途徑。

        至于在家修行人,虛云老和尚主張,除了研習這三大部之外,還應多多誦讀《觀(guān)世音菩薩普門(mén)品》和《地藏經(jīng)》,它們可以幫助我們培養宗教感情、樹(shù)立修學(xué)的信心,并在現實(shí)生活中得到祈福消災等方面的實(shí)際利益。此外,虛老還主張研習《大乘起信論》,認為這也是一個(gè)進(jìn)入佛法大海的有效方法。

        總之,虛老的修行經(jīng)驗和開(kāi)示告訴我們:現時(shí)代,如果你想讓修行盡快進(jìn)入軌道,少走彎路,不受人蠱惑、不落入偏執當中,最穩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先深入地研習《法華》、《楞嚴》《金剛》、《起信》等經(jīng)論,并經(jīng)常地誦習《地藏經(jīng)》和《普門(mén)品》。這也許是對我們所處時(shí)代“善知識難遇”之現實(shí)的一個(gè)最好的補救方法。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