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野鴨子飛過(guò)去了

      弘恩法師:馬祖道一與百丈懷海的公案,野鴨子飛過(guò)去了

        百丈懷海禪師年輕的時(shí)候,給馬祖道一禪師做侍者。有一次百丈懷海跟著(zhù)馬祖道一去游山。古人有大把時(shí)間,不是光坐在那里打坐,有時(shí)候也去轉轉山、看看地,放松一下,禪宗里面還有放香,就是給大家一個(gè)休息的時(shí)間。

        百丈懷海跟著(zhù)馬祖道一游山的時(shí)候,這時(shí)天空中飛來(lái)一群大雁,大概大雁要回歸了,在空中鳴叫著(zhù)飛過(guò)來(lái)了。百丈懷海那時(shí)候年紀小,童心未泯非;顫,看到了就說(shuō):「師父!快看,野鴨子!」他們把大雁叫做野鴨子。

        由此大家可以想象,禪宗公案的記載,都是非常生活化的場(chǎng)景,我們不要把它想象的非常嚴肅——禪師都是正襟危坐,拉著(zhù)一張長(cháng)臉,弟子們也是非常嚴肅的。不是這樣的,禪宗公案完全是活潑潑的——趙州茶、云門(mén)餅、德山棒、臨濟喝,統統是再自然不過(guò)的真實(shí)的生活場(chǎng)景。

        百丈懷海還是個(gè)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跟著(zhù)師父去游山。小和尚跟著(zhù)老和尚游山,多么和諧的一幅畫(huà)面。百丈懷?吹揭傍喿语w過(guò)來(lái)了,就說(shuō):「師父,野鴨子飛過(guò)來(lái)了!柜R祖道一禪師看了看,噢,就走開(kāi)了。走了幾步之后,馬祖道一禪師就回頭問(wèn)他:「野鴨子呢?」大家想一下,野鴨子呢?其實(shí),剛才說(shuō)了,禪宗里邊提到的所有的物相、法相,統統指我們的自心,時(shí)時(shí)刻刻提醒我們不能忘了自心,不能忘失正念。

        宋朝的大慧宗杲禪師說(shuō):「一刻不在,即同死人!咕褪悄愕恼钜豢滩辉,打妄想了,你的身體就跟死人一樣,沒(méi)有覺(jué)性,完全是妄想顛倒,我們這個(gè)身體跟死人有什么區別呢?一刻不在,即同死人。就是說(shuō)行住坐臥之間,不能忘失正念。馬祖道一這時(shí)候問(wèn)野鴨子呢?這句話(huà)是帶刺的,意思是你的心還在不在,正念還在不在。

        但是百丈懷海那時(shí)候年輕,很頑皮。師父一說(shuō),再加上功夫用的不好,抬頭看了看天,說(shuō):「師父,野鴨子飛過(guò)去了!」

        這種情況在禪宗祖師那里,可就不依不饒了。第一次說(shuō)野鴨子飛過(guò)去了尚可,第二次還不惺惺著(zhù),還在打妄想,心流落在外境上還不收回來(lái)。

        這時(shí)候馬祖道一禪師一下轉過(guò)身來(lái),很用力地擰住百丈懷海的鼻子,大聲喝道:野鴨子哪里去了!百丈懷海懷海在劇痛之下以及師父的大聲呵斥之下,忽然之間就明白了。然后點(diǎn)點(diǎn)頭,也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

        回去之后,百丈懷海就撕心裂肺地大哭,在師父面前沒(méi)敢哭,許多師兄弟就去看他,包括西堂智藏禪師,西堂智藏禪師年紀較大些,就問(wèn)百丈懷海:海侍者你為何哭?百丈懷海說(shuō):你去問(wèn)師父去,我鼻子被擰的半天沒(méi)有緩過(guò)來(lái),疼的哭。西堂智藏禪師就去問(wèn)馬祖道一:師父啊,您為何擰的百丈痛哭不止?

        馬祖道一說(shuō):你去問(wèn)百丈去。西堂智藏跑去問(wèn)百丈懷海,百丈懷海一看西堂智藏回來(lái)了,也不哭了,哈哈大笑。

        這個(gè)時(shí)候,西堂智藏又落入了馬祖與百丈師徒二人設的圈套,還是著(zhù)境了。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