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華嚴經(jīng)

      《華嚴經(jīng)》全名《大方廣佛華嚴經(jīng)》(梵文:☉〉,mahā-vaipulya-buddhavata猞愀欀愀-sūtra) 。大方廣為所證之法,佛為能證之人,證得大方廣理之佛也,華嚴二字為喻此佛者。因位之萬(wàn)行如華,以此華莊嚴果地,故曰華嚴。又佛果地之萬(wàn)德如華,以此華莊嚴法身,故曰華嚴。華嚴經(jīng)是大乘佛教修學(xué)最..[詳情]

      大方廣佛華嚴經(jīng)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白話(huà)文

        大方廣佛華嚴經(jīng) 入法界品 成佛之路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

      1、一青年的參訪(fǎng)者

        金黃色的夕陽(yáng),從娑羅林的一角,斜照大塔寺的紅墻碧瓦。半天的紫霞,半輪淡月,在一縷縷的炊煙中,描出了美麗的圖畫(huà)。盛極一時(shí)的大塔寺,這時(shí)候又回復了平時(shí)的一切,照樣的敲著(zhù)斷斷續續的晚鐘。山門(mén)外有一位十六、七歲的青年,悄悄的立著(zhù)。他的體格容貌,是那樣的強毅、和藹、英明!一身潔白的衣服,越發(fā)顯出他的真誠與純潔,像清水池中的新艷的蓮花!他望著(zhù)紫霞半月,眺望那大道的盡頭。天色快黑了,他還在望著(zhù),想著(zhù)。

        孟加拉國灣沿岸的福城,在兩千年前,早已是船舶云集的通商?诹。商業(yè)的繁榮,增進(jìn)了居民的財富,福城人真是有福的。城中的首富,是一位著(zhù)名的出口商,大家稱(chēng)他為福德長(cháng)者。

        長(cháng)者在晚年,得了一位愛(ài)子,今年已十六歲了。孩子誕生的那一天,家里又添了幾個(gè)庫。能相會(huì )卜的婆羅門(mén),連忙說(shuō):「恭喜長(cháng)者!恭喜!恭喜!這是嬰兒的福德,發(fā)財的吉兆,應該取名叫善財」。善財童子的名字,就這樣的被傳開(kāi)了。

        善財長(cháng)得壯健、活潑、真誠、聰明,長(cháng)者歡喜得得了活寶似的。不過(guò)有一件事常使長(cháng)者耽心,就是他不愛(ài)聽(tīng)「發(fā)財」,簡(jiǎn)直有點(diǎn)厭惡。他滿(mǎn)意想做一位真理的商人,采集種種善法的財寶,供給那愛(ài)好真理的人們。這實(shí)在太使老人家傷心了!為了這,也曾流過(guò)許多眼淚,但有什么用呢?好在他還年輕,想來(lái)加上幾歲年紀,就會(huì )漸漸轉變的。

        善財在學(xué)塾里讀書(shū),也常去聽(tīng)哲人們宣講,像大塔寺就是經(jīng)常來(lái)去的。這一次文殊菩薩來(lái)宣講,使他發(fā)見(jiàn)了人生的真義。世間充滿(mǎn)了缺陷苦痛,為自我的占有而追求,這努力的代價(jià)是什么?

        佛陀是偉大的!聲聞的獨善行,還不夠理想;值得贊美接受而實(shí)行的,唯有菩薩的普賢行。這樣,他在大會(huì )中站起來(lái),立定成佛的大愿,決心學(xué)習菩薩的大行,救濟眾生的苦痛,一直到成佛,成佛去救濟眾生。

        群眾忙著(zhù)歡送,善財也跟著(zhù)歡送。眼看宣講團從大道走去,漸漸的遠了,不見(jiàn)了。信眾們這才歡天喜地的,也有愁眉苦臉的,忙著(zhù)趕回家去。

        善財望著(zhù)大道,開(kāi)始感到了孤獨彷徨。學(xué)佛菩薩道,這不該單是心中的理想,好聽(tīng)的辭句吧!到底怎么行呢?……這早晚該回家了!他們不是都走了嗎?算盤(pán)、戥子、賬簿、金銀、貨物、吃喝、交游,父母的慈愛(ài),奴婢的尊敬,大人先生們的好意,……忙著(zhù)為家庭的財富去經(jīng)營(yíng)享受。……不,聚斂做什么?每年提出一分來(lái)布施,真是自他兩利了!……論理,欲樂(lè )的享受,是刀頭的蜜,不如閉門(mén)學(xué)道。不知有沒(méi)有享樂(lè )的菩薩道?……善財的思潮,浪也似的涌上心來(lái)。身旁的一切,什么都忘了。心里想:宣講團去了,回家吧!……好自欺!菩薩道到底怎么行呢?他們走了,難道就算了嗎?為什么不請教文殊菩薩?他不是還在不遠的前面嗎?……家庭,財富;文殊,成佛;我有兩個(gè)手,卻只有一顆心,到底要選擇那一樣呢!……大塔寺的晚鐘,喚回了亂想中的善財。

        善財抬頭一看,哦!金色的陽(yáng)光,染成了華美的紫霞,世間的一切是美麗,是多么令人陶醉呀!那邊是一縷縷的炊煙,蒙蒙的暮色。不,……是的!金色的光明,華美的紫霞,他們確是在炊煙幕色的黑影中顫動(dòng)了。明凈的淡月,露出了笑臉。前面是大道,文殊菩薩們是從此去的。家呢,向后轉。大塔寺的晚鐘聲,使善財的心潮漸漸的安定了。世間充滿(mǎn)了黑暗,明月是唯一的安慰!不再作家庭的囚人,財富的奴隸,踏上月色明凈的大道,見(jiàn)文殊菩薩去。

        在明凈的月色中,走了三、四點(diǎn)鐘,見(jiàn)前面林子里,透出一片光明來(lái)。善財想,這一定是宣講團的下落處了。滿(mǎn)心歡喜的走上去,果然見(jiàn)文殊菩薩在林下經(jīng)行。明凈的月色,文殊的圓光,照得樹(shù)葉也閃閃發(fā)光。

        文殊菩薩見(jiàn)了善財,就說(shuō):「善財!發(fā)菩提心是難得的!從菩薩大行的學(xué)習中,去完成崇高的志愿,那是難得的難得!你來(lái)了,好!善財!你要為大乘佛教的普賢行而努力,你將要和我一樣的被人稱(chēng)美為永久的童年」!

        文殊菩薩的安慰勉勵,使善財充滿(mǎn)了喜樂(lè )與光明,白天的煩擾疲累,什么都忘記了。行過(guò)接足禮,這才合掌說(shuō):「圣者!你是知道的,我是三界流轉的苦惱者,與一切眾生同樣的受著(zhù)世間的束縛。我要解脫,更愿意眾生得解脫。圣者!我要知道應該怎樣學(xué)菩薩行,修菩薩行,怎樣的去發(fā)動(dòng)、充實(shí)、擴大、滿(mǎn)足菩薩的普賢行。圣者!希望你能夠教導我,使我明白大乘普賢行的一切」!

        文殊菩薩在平正的大石上坐下來(lái),這才對他說(shuō):「廣大的普賢行,不完全是說(shuō)明的。長(cháng)篇的理論,精密的方案,常是空虛而形式的。這需要一面學(xué),一面行,在身體力行中,才能得到真實(shí)的參學(xué)。你想我給你說(shuō)明一切嗎?

        不過(guò),你要學(xué)普賢行,我可以教你一個(gè)基本方法,就是要從參求善知識著(zhù)手。要有廣大的無(wú)厭足心,求之若渴,不斷的去參訪(fǎng)學(xué)習。除了明眼的師友,什么都不能引你走入正道」。

        那里有真善知識可以參訪(fǎng)呢」?善財感到很大的困難說(shuō):「圣者!我不是說(shuō)沒(méi)有,是說(shuō)我沒(méi)有辨別的力量,不容易決定他是善、是惡。并且,學(xué)行也該有個(gè)本末,應從緊要處行去,這還是諸圣者的指導吧」!

        文殊菩薩點(diǎn)頭說(shuō):「善財!這倒也是真的。你該牢牢的記著(zhù):求見(jiàn)善知識,是走上普賢行的不二門(mén)。善知識的教誨,要切實(shí)去行。此外,要從善知識的學(xué)力、德力、實(shí)行中,發(fā)見(jiàn)他的偉大,去尊敬修學(xué),切不可吹求師友的過(guò)失。

        參學(xué)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不能不會(huì ),不在這上面著(zhù)想,卻從不相干的地方去議論或者不滿(mǎn)老師!這世間能有多少老師值得學(xué)呢?總之,不可吹求善知識的過(guò)失,這是參訪(fǎng)的第一義。

        你現在既還不能辨認,我不妨給你介紹一位。離此地不遠的南方,不是勝樂(lè )國嗎?勝樂(lè )國的妙峰山中,有一位德云比丘!你去參訪(fǎng)修學(xué),一定能滿(mǎn)你的愿。

        善財!去吧!這是半夜了,世間的一切,都昏昏的在黑暗中睡著(zhù),睡得像死去了一樣。去吧!你該走你應走的路了!善財!我今天很歡喜,因為你將要與我一樣,被人稱(chēng)美為永久的童年」!

        善財聽(tīng)了,滿(mǎn)心歡喜的流著(zhù)熱淚,禮別了文殊菩薩,開(kāi)始他青年佛教的參訪(fǎng)生涯。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