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金剛經(jīng)

      《金剛經(jīng)》是佛教重要經(jīng)典。根據不同譯本,全名略有不同,鳩摩羅什所譯全名為《金剛般若(bōrě)波羅蜜經(jīng)》,唐玄奘譯本則為《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jīng)》, 梵文 vajracchedika-praj?āpāramitā-sūtra!督饎偨(jīng)》傳入中國后,自東晉到唐朝共有六個(gè)譯本,以鳩摩羅什所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jīng)》最為流行..[詳情]

      金剛經(jīng)譯文

      \

      金剛經(jīng)譯文

        第一品 法會(huì )因由分

        我聽(tīng)佛是這樣說(shuō)的。當時(shí),佛祖釋迦牟尼在舍衛國的祇樹(shù)給孤獨園,和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居住在那里。那時(shí),世尊到吃飯時(shí)身著(zhù)法衣,捧著(zhù)食缽,進(jìn)入舍衛國都城化緣。在城內乞食,化緣完后,回到住處。吃完飯,收好法衣和食缽,洗完腳,鋪好座墊就開(kāi)始打坐。

        第二品 善現啟請分

        這時(shí)名叫須菩提的長(cháng)老,從眾比丘中離座站起來(lái),右肩袒露,右膝著(zhù)地,合上手掌十分恭敬地對佛說(shuō):“舉世稀有的世尊啊,(佛)您要求各位菩薩好好守護住自己 的心念,要求各位菩薩常常警示自己。世尊啊,那些善男善女如果也想修成至高無(wú)上的平等覺(jué)悟之心而成佛,那您說(shuō)怎樣才能守住心念,才能排除邪念的干擾呢?” 佛回答道:“好啊好啊,問(wèn)得好!須菩提,就像你所說(shuō)的,佛要求各位菩薩好好守護自己的心念,常常警示自己,F在你認真聽(tīng)著(zhù),我來(lái)告訴你。善男善女想修成至 高無(wú)上的平等覺(jué)悟之心而成佛,應該像這樣守護心念,像這樣排除邪念干擾。”須菩提說(shuō):“我正在認真聽(tīng)著(zhù),世尊,我很愿意聽(tīng)您再講下去。”

        第三品 大乘上宗分

        佛告訴須菩提:“諸位菩薩,大菩薩,應該像這樣排除邪念的干擾。一切有生命的東西,如卵生的,胎生的,潮濕之處腐爛而生的,其他物質(zhì)幻化而成的,有形的, 無(wú)形的,有思想的,無(wú)思想的,沒(méi)排除雜念的,排除了雜念的,我都使他們滅度而入無(wú)余涅槃的境界。雖然我滅度了無(wú)量、無(wú)數、無(wú)邊的眾生,而實(shí)質(zhì)上眾生沒(méi)有被 我滅度。”“這是什么緣故呢?”“菩提,如果菩薩心中還有自我相狀,他人相狀,眾生相狀,長(cháng)生不老者相狀,那就不是真正的菩薩。”

        第四品 妙行無(wú)住分

        “再說(shuō),須菩提,菩薩修行佛法,應該是無(wú)所執著(zhù),無(wú)所布施。也就是說(shuō)布施而離開(kāi)布施相,不要執著(zhù)于聲音、香氣、味道、觸摸、意識的布施。須菩提,菩薩應該 這樣布施,不要執著(zhù)于表相的布施。”“這是什么緣故?”“如果菩薩不執著(zhù)于表相作布施,他所得到的福德就大得不可思量。須菩提,你意下覺(jué)得如何?單是東方 的虛空有多大?你能思量得出來(lái)嗎?”“不可思量,世尊。”“須菩提,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虛空廣闊,你能思量出有多大嗎?”“不可思量,世尊。 ”“須菩提,菩薩不執著(zhù)于表相作布施,他的福德也像這樣大得不可思量。須菩提,初發(fā)菩提心的菩薩只能按我教你的方法來(lái)修行。”

        第五品 如理實(shí)見(jiàn)分

        “須菩提,你認為可以憑佛的身相來(lái)見(jiàn)如來(lái)否?”“不可,世尊。不可以身相來(lái)見(jiàn)如來(lái)。”“為什么呢?”“因為佛所說(shuō)的身相,也就是非身相。”佛告訴須菩提:“凡是一切有形有相的身相,都是虛妄不真的。如果能把各種身相都看成非身相,你就見(jiàn)到如來(lái)的法身了。”

        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

        須菩提對佛說(shuō):“世尊,如眾生聽(tīng)到佛剛才所講的道理,那他們還能信佛嗎?”佛告訴須菩提說(shuō):“不要這樣說(shuō)。我寂滅后,過(guò)五百年將有修持佛法成正果的,對我 剛才說(shuō)的道理能理解,他們會(huì )認為此理真實(shí)可信。應當知道,這些人不是從一個(gè)佛、兩個(gè)佛、三四五個(gè)佛那兒來(lái)培植自己的善性的,而是從無(wú)數個(gè)佛那兒來(lái)修行種善 根,他們聞?wù)f(shuō)我剛才所講的道理,將在一念之間產(chǎn)生空靈潔凈的信念來(lái)。須菩提,我全都能知能見(jiàn),這些眾生能修得不可估量的福德。”“為什么呢?”“這些人不 再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四種錯誤想法,他們心中沒(méi)有佛法的表相,也沒(méi)有非佛法的表相,沒(méi)有任何惦念了。”“那又是什么原因呢?”“這些人如心中 存有相狀,那就會(huì )執著(zhù)于自我的相狀,他人的相狀,眾生的相狀,長(cháng)壽者的相狀;如心中有佛法的相狀,也就會(huì )執著(zhù)于自我、他人、眾生、壽者的相狀。”“這又是 為什么呢?”“如果心中有沒(méi)有佛法的表相,就會(huì )執著(zhù)于自我、他人、眾生、壽者。因此,我們既不應該執迷于佛法的表相,也不執迷于沒(méi)有佛法的表相,不要有任 何惦念。因為這個(gè)原因,我常說(shuō)你們這些比丘,應知道我所說(shuō)的法,就如同渡河的木筏,過(guò)河上岸后就不用惦記它了。對佛法尚且都該這樣不要執著(zhù),何況對于非佛 法呢!”

        第七品 無(wú)得無(wú)說(shuō)分

        “須菩提,我再問(wèn)你,我已修得至高無(wú)上的平等覺(jué)悟而成佛了嗎?我說(shuō)過(guò)法嗎?”須菩提說(shuō):“如按我對佛所說(shuō)意思的理解,本來(lái)就沒(méi)有至高無(wú)上、大徹大悟大智慧 之法,您也沒(méi)有給我們講過(guò)什么固定的法。”“為何這樣說(shuō)呢?”“您所說(shuō)的法,都不能固持,不能用語(yǔ)言來(lái)表達,既不是法,又不是非法。”“為什么會(huì )這樣 呢?”“因為所有的圣賢都認為沒(méi)有固定的法,只有各人理解不同而存在差別的法。”

        第八品 依法出生分

        “須菩提,你再想想!倘若有人將三個(gè)大千世界的七寶用來(lái)布施,此人所獲的福德是否很多?”須菩提回答道:“相當多,世尊。”“原因何在?”“因為這種福德 是有相布施,并不是自性的智慧福德。”“因此我說(shuō)那人能獲得的福德多,但只是一個(gè)相,而非福德性。如還有人能理解我說(shuō)的《金剛經(jīng)》,用心修持,甚至反復念 誦四句偈語(yǔ)等,給他人說(shuō)法,那么他所獲得的福德就會(huì )超過(guò)布施七寶的人。”“這是什么原因呢?”“須菩提,一切的佛,以及所有佛的至高無(wú)上、大徹大悟的智慧 佛法,都是從我所講的經(jīng)中產(chǎn)生出來(lái)的。須菩提,所謂佛法,也就是沒(méi)有佛法。”

        第九品 一相無(wú)相分

        “須菩提,我再問(wèn)你,初果須陀洹的圣人能認為自己已修得須陀洹果了嗎?”須菩提說(shuō):“不能的,世尊。”“為什么?”“因為須陀洹這個(gè)果位叫入流,然而卻無(wú) 所入,他不被色、聲、香、味、觸、法所惑,這是一個(gè)須陀洹的名字,而沒(méi)有須陀洹的實(shí)體。”“須菩提,你再想想,二果斯陀含可作這樣的念頭:我已得到斯陀含 的果位嗎?”須菩提說(shuō):“不可以,世尊。”“為什么?”“斯陀含具名為‘一往來(lái)’,然而實(shí)無(wú)往來(lái),因此這只是斯陀含的名字。”“須菩提,你再想想,阿那含 能有這樣的念頭:我已獲得阿那含的正果而達到無(wú)來(lái)的境界嗎?”須菩提答道:“不能,世尊。”“為什么?”“阿那含雖然名為不來(lái),說(shuō)是不需輪回,而實(shí)際上佛 法無(wú)來(lái)無(wú)不來(lái),因此阿那含只是有個(gè)無(wú)來(lái)的空名。”“須菩提,我再問(wèn)你,阿羅漢能認為自己已經(jīng)修行到達不再生死輪回這種境界嗎?”須菩提說(shuō):“不能這樣認 為,世尊。”“為什么呢?”“實(shí)際上根本沒(méi)有什么法是永恒不變的,因此阿羅漢也只是個(gè)名稱(chēng)。世尊,阿羅漢認為自己已修成了阿羅漢道,那他就有了我相、人 相、眾生相、壽者相。世尊,您曾說(shuō)我已達到?jīng)]有勝負心、斗爭心的境界,這是人的最高境界,是超出欲界最高境界的阿羅漢。世尊,我倘若有這種心念:“我已修 到了無(wú)爭的阿羅漢境界。”您就不會(huì )說(shuō)我已是達到一切無(wú)爭境界的人了,因為我實(shí)際上什么也沒(méi)修,只是得了個(gè)須菩提,是無(wú)爭之人的名義而已。”

        第十品 莊嚴凈土分

        佛對須菩提說(shuō):“你想想,我當初在燃燈佛那里,佛法上有所修得了沒(méi)有?”“沒(méi)有,您在燃燈佛處并未修得什么佛法。”“須菩提,我再問(wèn)你,菩薩用其功德來(lái)莊 嚴佛土嗎?”“沒(méi)有,世尊。”“為什么呢?”“說(shuō)是莊嚴佛土,就是不莊嚴,是叫做莊嚴。”“因此,須菩提,各位菩薩摩訶薩,應該像這樣修得清凈心,不應當 固持聲、色、香、味、觸、法而生成心念。應該無(wú)所執著(zhù)而生成空靈潔凈的心念。須菩提,比方說(shuō)有個(gè)人,身體像須彌山那樣高大,你想想,這身體高大不高大?” 須菩提答道:“很大,世尊。”“為什么這樣說(shuō)呢?”“佛說(shuō)的非身就是法身,沒(méi)有邊際,那才是大身。”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