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無(wú)量壽經(jīng)

      《無(wú)量壽經(jīng)》全稱(chēng)《佛說(shuō)無(wú)量壽經(jīng)》,亦稱(chēng)《大阿彌陀經(jīng)》(參閱漢譯版本),是凈土宗的基本經(jīng)典之一,為“凈土五經(jīng)一論”中的一經(jīng),凈土宗的大部分修行方法均可在該經(jīng)中找到理論依據。經(jīng)中介紹阿彌陀佛(無(wú)量壽佛)所發(fā)諸大愿(依版本不同而數量不一,最多為四十八愿...[詳情]

      無(wú)量壽經(jīng)白話(huà)文

        (一)法會(huì )圣眾

        我親自聽(tīng)見(jiàn)佛是這樣說(shuō)的。

        那時(shí)候,釋迦牟尼佛住在的王舍城的耆阇崛山中,與他住在一起的有大比丘僧一萬(wàn)二千人。這些聲聞弟子都修得了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的六種神通。他們以?xún)S陳如長(cháng)老、舍利弗長(cháng)老、大目犍連長(cháng)老、迦葉長(cháng)老、阿難長(cháng)老等為在座諸位的上首。還有普賢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彌勒菩薩以及現在世的所有菩薩,也來(lái)此地集會(huì )。

        (二)德遵普賢

        又有賢護等十六名大居士菩薩,他們是善思惟菩薩、慧辨才菩薩、觀(guān)無(wú)住菩薩、神通華菩薩、光英菩薩、寶幢菩薩、智上菩薩、寂根菩薩、信慧菩薩、愿慧菩薩、香象菩薩、寶英菩薩、中住菩薩、制行菩薩、解脫菩薩,他們是眾在家居士的領(lǐng)袖。

        這些來(lái)集會(huì )的菩薩,全都以普賢菩薩為榜樣,發(fā)下宏大的誓愿;助佛救度眾生。他們通過(guò)六度四攝的修行功夫,云游于天上地下東南西北各方各界,隨機應變地以各種形象和方法,教化濟度眾生。契會(huì )證入佛法知見(jiàn)。他們發(fā)誓通過(guò)濟度眾生出五濁惡世的所作所為,達到覺(jué)悟真理的境界。

        普賢菩薩發(fā)下誓愿,要在無(wú)窮盡的世間修行中成就為佛,于是仿效釋迦牟尼佛八相成道,舍棄在兜率天宮中的安樂(lè )生活,托胎降生于人世中的王宮。拋棄王位而出家,通過(guò)苦修來(lái)證悟真理。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因為佛法的道理不易被世人理解,為了利于教導世間眾生,便只好按人們所能理解的形式示現。菩薩在修行中用“禪定”和“慧思”的方法,克服欲望、感覺(jué)、思維障礙,得到難以表達的如來(lái)微妙大智,成就那不生不滅、無(wú)掛無(wú)礙的佛智慧。天神們也因此而崇奉敬仰,請他說(shuō)法開(kāi)導人類(lèi)。菩薩便時(shí)時(shí)刻刻地宣講教法,去啟發(fā)教導世間的眾生,去破除眾生貪、嗔、癡等不正確的妄見(jiàn),去堵塞那誘使眾生墮落六道的欲望壕塹,去洗干凈眾生心靈上的污點(diǎn)以顯發(fā)其本來(lái)清白無(wú)染的真如之心。菩薩用佛法來(lái)調和眾生,向他們宣講開(kāi)示佛所開(kāi)示的美妙絕倫的真理,使眾生供養佛、法、僧,以積累善功善德,如同在田地里播下種籽一樣,在來(lái)世獲取善德的收成。菩薩為濟度眾生,還如同治病一樣,用佛法之藥去治療有情眾生三界生死的大病。在這六度四攝的菩薩行道中,普賢菩薩由初地菩薩而自行圓滿(mǎn)行愿的兩方面的功德,得升到了“一生補處”的候補佛位,由佛授以將來(lái)定當作佛的資格。為教導諸菩薩,而為之作示范,普賢時(shí)時(shí)地修習無(wú)量無(wú)邊的相應行德,圓滿(mǎn)成就了大菩薩的功德,受到無(wú)窮無(wú)盡的諸佛的庇護和眷顧。

        在十方的佛世界中,普賢菩薩也都能如同在有情世間一樣宣講佛法,如同一個(gè)魔術(shù)師,在什么人面前說(shuō)法便現示出什么形象。他變化的形象都是虛假的,要是真的加以追究其實(shí)是什么也不會(huì )有的。與會(huì )的各位菩薩,也有與普賢菩薩一樣的德行,他們一方面都能夠通過(guò)諸法實(shí)相,另一方面又能幻化出各種各樣的眾生形象,通過(guò)化現的眾生形象言傳身教,帶動(dòng)有情眾生崇敬供養諸佛,學(xué)習佛法。菩薩們?yōu)槎缺娚没母鞣N形象,如同閃電樣神奇美妙,能撕破魔見(jiàn)邪業(yè)之網(wǎng),解脫煩惱的纏縛。菩薩們的德行和神通,遠遠地超出聲聞、緣覺(jué)的境界,而進(jìn)入無(wú)自性我執、無(wú)名相法執、無(wú)妄想取執之心的境界。菩薩們巧妙地隨機應變進(jìn)行教化,或說(shuō)聲聞法教,或說(shuō)緣覺(jué)法教,或說(shuō)菩薩法教,在聲聞法教和緣覺(jué)法教中而超越聲聞、緣覺(jué)境界,達到菩薩所行的涅磐之境,得以成就超離生死的正定智慧,由此總持種種善法,能隨時(shí)一心悟到由緣起修萬(wàn)行的華嚴正智,具備和保有成百上千種斷滅煩惱的禪定方法。能夠在一種微深幽玄的禪定狀態(tài)中,看見(jiàn)無(wú)法計數的眾多諸佛。能于在起念頭的一剎那間,便游遍十方一切佛國凈土。

        諸位菩薩還像普賢菩薩一樣成就了善于宣說(shuō)法義的雄辯才能,能用各國方言,隨聽(tīng)法人各不相同的喜好,判斷他們各自的心思,而宣講佛法。他們開(kāi)化顯示佛教真理實(shí)相,達到性空無(wú)相境界,超越世間一切依存于善惡因果的“有為法”,心常保持在清凈的出世涅磐的“無(wú)為法”上而以之來(lái)濟度世間,所以對待萬(wàn)事萬(wàn)物都能隨意自在,無(wú)所拘束。他們如做有情眾生的慈母嚴父,不知疲倦、毫無(wú)厭惡地愛(ài)護教化眾生,開(kāi)啟眾生的真如本性,維護其菩提心而使之不斷不絕。他們興發(fā)大慈大悲之心,憐憫濟度苦海之中的有情眾生,因慈悲而說(shuō)法,教導眾生了脫煩惱的正見(jiàn)正知,使之不致因妄見(jiàn)而墮入畜生、餓鬼、地獄三惡趣道,為眾生開(kāi)啟進(jìn)入菩提涅磐的善門(mén)。菩薩們愛(ài)護這些有情眾生,如同愛(ài)護自身—樣。菩薩擔負著(zhù)拯救他們的重擔,一心要使他們全部到達覺(jué)悟的彼岸,得以享用諸佛擁有的無(wú)量功德。諸位大菩薩的智慧行愿是如此地偉大莊嚴,真真實(shí)實(shí)地是難以想象和難以用語(yǔ)言表述的。

        像上述這些有偉大功德的大菩薩,有無(wú)窮盡的數量,他們全都來(lái)到了耆閣崛山釋迦牟尼佛的身旁,還有五百個(gè)比丘尼、七千個(gè)男居士、五百個(gè)女居士,以及欲界天、色界天上的所有天神,也全都來(lái)參加這一次集會(huì )。

        (三)大教緣起

        那一時(shí)刻,釋迦牟尼佛神采奕奕,容顏好像是黃金塑造的一樣閃閃發(fā)光,又好像是一面明亮的鏡子,不但外表可以赫然映照,就連內心的光明也反映得明明白白。釋迦牟尼佛所發(fā)出的神光,瞬息萬(wàn)變,無(wú)有窮極。

        阿難長(cháng)老見(jiàn)此異相,心里想道:“今天世尊的容顏神采和悅清凈,容光煥發(fā),映照得十方佛國更為威嚴莊重。這是往昔跟隨釋迦牟尼佛以來(lái),從未見(jiàn)到過(guò)的。真高興今日有幸得見(jiàn)此光明之像。”想到這里,他生發(fā)出希有難得的心意,便從座位上站起來(lái),袒露出右肩以表示對佛的禮貌,跪在釋迦牟尼佛面前,雙手合十向佛行禮,并對佛說(shuō):“世尊,今天您進(jìn)入到大涅盤(pán)境界,示現出一種奇特難見(jiàn)的相狀,現出諸佛接引眾生往他們的佛國凈土時(shí)的那種慈祥和藹、現出真正解脫才可能出現的那種超然,心中念念記持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世的諸佛,但您是在憶念過(guò)去、將來(lái)的諸佛呢?還是在憶念現在世的他方佛國的諸佛呢?要不是如此,為什么您會(huì )如此地神采奕奕、瑞光映照呢?請您給我們說(shuō)一說(shuō)這其中的奧妙吧。    .

        聽(tīng)到這樣發(fā)問(wèn),釋迦牟尼告訴阿難說(shuō):“善哉!善哉!你因為哀憫眾生,欲濟度他們的緣故,才能問(wèn)出這樣微妙的問(wèn)題來(lái),你的這一提問(wèn),勝過(guò)了供養一天之下的阿羅漢和辟支佛,勝過(guò)了若千世的布施。為什么呢?因為諸天中的人民,包括能飛的小蠅、能爬的小蟲(chóng),以及一切有靈性的動(dòng)物,全都可以因你的這一提問(wèn)而得度脫輪回苦海。

        阿難,我以無(wú)窮無(wú)盡的大悲心,哀愍欲界、色界、無(wú)色界的一切眾生,所以到這個(gè)世界上來(lái),廣泛傳播佛教,為的是想拯救這世界上無(wú)知無(wú)識的群氓百姓,使他們曉知真理實(shí)相的利益。本來(lái)‘佛法難聞’,如同優(yōu)曇缽花,很難得才出現一次。你現在既提出了問(wèn)題,正好合我顯阿彌陀佛宏愿的本心,所以你提的問(wèn)題對三界眾生有說(shuō)不盡的好處。

        “阿難,你可知道嗎?佛的智慧境界,具有不可測度的甚深奧義,沒(méi)有辦不到的事情。佛能在起念頭的一剎那,便經(jīng)歷無(wú)窮無(wú)盡的時(shí)間,即使經(jīng)歷了這無(wú)窮無(wú)盡的億萬(wàn)萬(wàn)年,身體的各個(gè)部分仍完好如初,不發(fā)生任何變易。佛的禪定智慧,通達無(wú)極的深度,在一切修行法中,是最勝而難以企及的自在之境。阿難!你仔細地聽(tīng)著(zhù),好好地去理解,我現在為你把佛的智慧境界分別解說(shuō)。”

       。ㄋ模┓ú匾虻

        釋迦牟尼佛告訴阿難說(shuō):“在過(guò)去很久很久,久得不可思議的無(wú)央數劫時(shí),有一尊佛出現于世,名叫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又叫應供、等正覺(jué)、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wú)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這尊佛住世弘法四十二劫,時(shí)時(shí)地為諸天以及世間的人民講經(jīng)說(shuō)法。當時(shí),有一個(gè)大國王,名號世饒王。聽(tīng)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說(shuō)法后,心胸豁然開(kāi)朗,隨即發(fā)心求證佛智慧,舍棄國家與王位而出家,成為一個(gè)沙門(mén),取一個(gè)法名叫做‘法藏’。這法藏精勤地修習六度四攝、自覺(jué)覺(jué)他的菩薩道。

        “法藏比丘才德過(guò)人,勇猛精進(jìn),心智明朗,在當時(shí)無(wú)人能及;信受持誦,辨別道義,記憶不忘,了了分明,各樣功課在修持者中都是第一名;又有超凡絕俗的偉大行愿,還有破除邪見(jiàn)妄念消解思維困惑的‘念力’和‘慧力’,因而他不為邪念困惑動(dòng)搖。法藏比丘修行不懈不怠,得到極大的進(jìn)步,在所有的修行者中,沒(méi)有一個(gè)人能趕上他。

        在修行而得到這樣的成果后,法藏比丘來(lái)到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的住所,恭敬地跪在佛足前,雙手合十,向佛稽首行禮,然后用偈頌來(lái)稱(chēng)頌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佛,并立下寬廣宏大的誓愿。他在稱(chēng)頌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的偈頌時(shí)贊道:

        您的容貌端正莊嚴,一切世間無(wú)以倫比,

        無(wú)量光明遍照十方,日月星辰也不能比,

        世尊能以一音說(shuō)法,一切眾生各得其解,

        世尊顯現微妙色身,一切眾生隨類(lèi)各見(jiàn),

        惟愿我也得佛音聲,一切世界宣說(shuō)法音。

        宣揚戒定等諸法門(mén),通達微妙甚深佛法。

        佛智佛慧深如大海,佛之內心清凈無(wú)塵。

        佛已超越無(wú)邊惡趣,由此而得究竟菩提。

        無(wú)明瞠癡也得去除,無(wú)惑無(wú)過(guò)憑三昧力。

        就象往昔無(wú)量諸佛,能為眾生作大導師,

        能夠救助一切眾生,能除生老病死諸苦,

        時(shí)時(shí)常行布施戒忍,以及定慧六波羅蜜。

        眾生未度令其得度,眾生若度則令成佛。

        與其虔誠供養諸圣,不如自己追求正覺(jué)。

        愿得安住三摩地中,寂定光明恒照一切。

        善業(yè)所感得清凈處,殊勝莊嚴無(wú)以倫比。

        一切惡趣諸等眾生,快到我的住處安居。

        我以慈心常救有情,我愿度盡受苦眾生。

        我心堅固我力勇猛,惟佛智慧為我證知。

        即令我身常陷諸苦,救世愿心永不退縮。

        (五)至心精進(jìn)

        法藏比丘頌完此偈后,對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說(shuō):“我現在修行自覺(jué)覺(jué)他的菩薩道,決心毫不動(dòng)搖,直至成就無(wú)上正等正覺(jué)的佛法智慧,依愿而行,精進(jìn)不退,直到證得佛位為止。希望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為我詳細地宣說(shuō)經(jīng)法,我將對您所說(shuō)的經(jīng)法信奉受持,按經(jīng)法的要求去修行,消除一切無(wú)休止的生、死之根,欲、惑之本。迅速地修成無(wú)上正等正覺(jué)的佛智慧,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佛便一定是智慧光明的佛,我那佛國凈土也一定是美好的去處,我作為接引教導往生眾生的導師,一定要名揚十方。諸天界的人民以及飛蠅、爬蟲(chóng)等類(lèi)生靈,來(lái)我的這佛國生活,全都會(huì )變?yōu)槠兴_。我立下這一個(gè)誓愿,一定要使我的佛國超過(guò)和優(yōu)于其他無(wú)數的佛國凈土。不知您認為我這個(gè)誓愿能不能實(shí)現?”

        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聽(tīng)到法藏比丘的這番話(huà)后,便為法藏比丘說(shuō)道:“譬如說(shuō),一個(gè)人用斗去量取大海之水,經(jīng)過(guò)若干時(shí)劫堅持不懈地努力便能夠舀到海底;人要是用至極之心來(lái)追求正道毫不松懈地一心前進(jìn),必定能夠達到目的取得成果。海水尚且能夠舀干,還有什么樣的誓愿是不能求證實(shí)現的呢?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修行哪一種方便法門(mén),才能夠建成如你誓愿中所說(shuō)的那么美好的佛國凈土。其實(shí)這一法門(mén)正如同你原來(lái)修行的那樣,你自己是知道如何實(shí)行的,那美妙神奇的佛剎凈土,你應當通過(guò)自己的判斷和努力去攝取。”

        法藏比丘回答道:“您這番話(huà)的意義很深奧,以我的水平還難以理解,我還達不到您的那種境界,希望如來(lái)盡您所知所能,給我廣泛地介紹諸佛的無(wú)量勝妙佛剎凈土,若是我得以知道如是等等無(wú)量勝妙佛國土以及如何攝取的方法,我一定會(huì )努力去思維,以求達到那種境界,也一定會(huì )努力按您所說(shuō)的方法去修行,我發(fā)誓一定要圓滿(mǎn)成就佛國凈土的愿望。”

        世間自在王佛知道法藏比丘品德高尚,才能精強,志向遠大,誓愿深廣,便為他介紹了二百一十億個(gè)莊嚴清凈、廣大而圓滿(mǎn)的佛國凈土,還隨順?lè )ú乇惹鸬男脑,運用神力,把這些佛國凈土全部示現給法藏比丘看。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為此給法藏比丘說(shuō)法的時(shí)間,足足有千億年那么長(cháng)久。

        那時(shí)候,法藏比丘聽(tīng)完了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所說(shuō)的法,又完全看到和把握了那二百一十億個(gè)佛國凈土,便從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佛足下起身,就站在佛的跟前立下最莊嚴宏大的誓愿,他對那天界眾生的或善或惡,以及佛國凈土由眾生善惡程度而形成的精妙美好的不同差別,都一一考察比較,力求尋出最深最好最妙的途徑。由專(zhuān)心致志而得出自己的認識和選擇,凝聚為自己修行的誓言愿心。

        按照自己的誓言,法藏比丘勇猛精進(jìn),勤奮求索,誠實(shí)謹慎地保持愿心,修習為成就佛國凈土所必須的功德,足足修行了五個(gè)時(shí)劫,對于那二百一十億個(gè)佛國凈土的功德莊嚴,全部明白了解,對二百一十億個(gè)佛國凈土的了知,如同只把握一個(gè)佛國那樣全面和透徹。集眾所長(cháng),法藏比丘自己所修行攝取的佛國凈土,遠遠超過(guò)了這二百一十億個(gè)佛國凈土。

        既已經(jīng)攝取了佛國凈土,法藏比丘又返回到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的住處,匍匐在佛足跟前稽首行禮,隨即繞佛三圈,表示禮敬,然后雙手合十立在世間自在王佛面前,向佛稟告說(shuō):“世尊,我已經(jīng)完成了莊嚴修飾佛國凈土的修行。”

        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回答他說(shuō):“善哉!現在正好是機緣成熟的時(shí)期,你應該宣揚你那佛國凈土的好處,使大家歡喜熱愛(ài),也好讓所有眾生知道了解凈土法門(mén)后,對解脫于煩惱苦悶的五濁惡世有大的幫助;使他們能到你修行成就的那佛國凈土去修行學(xué)習,滿(mǎn)足世間一切眾生往生凈土的愿望。”

        (六)發(fā)大誓愿

        “法藏比丘向世間自在王稟白說(shuō): ‘世尊,希望您用慈悲之心,聽(tīng)我陳述,為我作主,替我明辨。

        我如果證得了無(wú)上菩提的佛智慧,正式成為了佛。我所居住的佛國凈土,具足無(wú)量無(wú)邊、不可想象、不可言說(shuō)的功德,得到這些功德的裝修嚴飾。這凈土上便沒(méi)有地獄,沒(méi)有餓鬼,沒(méi)有禽獸,也沒(méi)有飛蠅和爬蟲(chóng),所有的一切眾生,以及焰摩羅世界、三惡趣道中的一切受苦受難的生靈,只要往生到我的佛國凈土,接受我的教化,便全部成就無(wú)上正等正覺(jué),超出輪回,不會(huì )再行墮入到惡趣之中。我的這個(gè)愿望能成就,我才成為佛;我的這個(gè)愿望不能達到,我終不成佛。(一、國無(wú)惡道愿;二、不墮惡趣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使十方世界的一切眾生都能往生我的佛國凈土,往生我佛國凈土的眾生都具有紫磨真金的不壞身體,都具有三十二種大人相。國中眾生的容貌形色,全部端正清潔,全部平等一樣。如果國中眾生的形容相貌有好有壞和有美有丑的差別,我終不成佛。(三、身悉金色愿;四、三十二相愿;五、身無(wú)差別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使所有十方世界往生我佛國的眾生,都能自知自己將來(lái)無(wú)量劫時(shí)的行為;對自己所行的善、所作的惡都能覽無(wú)遺漏;聽(tīng)則全聞,能知曉了解十方世界過(guò)去、將來(lái)、現在發(fā)生的所有事情。不成就這個(gè)誓愿,我終不成佛。(六、宿命通愿;七、天眼通愿;八、天耳通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使所有一切往生我那佛國凈土的眾生,都獲得‘他心智’的神通,假如我國中眾生不能全知億千萬(wàn)佛國凈土眾生的心念,我終不成佛。(九、他心通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使所有十方世界往生我那佛國的眾生、都能獲得‘自在神通而達彼岸。如果在起念的一剎那,不能超越千萬(wàn)億個(gè)佛國凈土,周游遍巡而供養全部諸佛國的佛祖,我終不成佛。(十、神足通愿;十一、遍供諸佛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使所有往生我那佛國的眾生,遠離心和心所的自性作用,六根清凈,不起分別。若是國中還有執于妄見(jiàn)而不決定修成佛位、證到大乘涅盤(pán)的人,我終不成佛。(十二、定成正覺(jué)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要放射無(wú)量的光明,遍照到十方世界。那光芒一定勝過(guò)他方佛剎的諸佛發(fā)出的光明,其光亮勝過(guò)太陽(yáng)和月亮萬(wàn)億倍。見(jiàn)到我的光明的眾生,凡光芒照耀感觸在他們身上的,莫不感到安適喜悅,慈心中生出要到我這佛國凈土中來(lái)的的善愿;若還有見(jiàn)到佛光及蒙佛光照及而不生發(fā)往生我佛國的善愿眾生,我終不成佛。(十三、光明無(wú)量愿;十四、觸光安樂(lè )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我的壽命將無(wú)盡無(wú)邊,我佛國中的聲聞、天人數量也皆無(wú)盡無(wú)邊,他們的壽命也全都無(wú)盡無(wú)邊。假如能夠讓三千大干世界的眾生全都成為緣覺(jué),能夠用百千劫的時(shí)間來(lái)計算,能夠用數目來(lái)表示佛的壽命和佛國凈土中人民的多少,我終不成佛。(十五、壽命無(wú)量愿;十六、聲聞無(wú)數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那十方無(wú)量的佛國世界中的諸佛,若是不共同稱(chēng)頌我的名號,若有尚未稱(chēng)贊我功德凈土的好處的,我終不成佛。(十七、諸佛稱(chēng)嘆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十方世界的眾生聽(tīng)到我的名號,以至誠之心信順愛(ài)樂(lè ),所有的心、口、意三業(yè)之善,心心回向凈土,乃至依十法起十念。若眾生如此而不得往生,我終不成佛。但是,這里唯獨要除開(kāi)那些犯五逆之罪或誹謗佛法的人。(十八、十念必生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十方世界的眾生聽(tīng)到我的名號,生發(fā)求道之心,修行各種功德,奉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jìn)、禪定、般若六波羅密,堅定不移,永不退轉,然后用自己所修的功德回向于一切眾生,愿使共同往生我的佛國凈土。這些專(zhuān)心專(zhuān)意地念誦我的名號,無(wú)論白天黑夜都不間斷的人,到了他壽終即將逝世之時(shí),我與凈土中的諸菩薩們便會(huì )前去接引他,出現在他的面前,只經(jīng)過(guò)片刻的時(shí)間,這人就得以往生我的佛國凈土,當上阿惟跋致不退轉菩薩。如果不能實(shí)現我的這一誓愿,我終不成佛。(十九、聞名發(fā)心愿;二十、臨終接引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十方世界的眾生聽(tīng)到我的名號,專(zhuān)心致誠地想念我的佛國凈土,生發(fā)求真道之心,堅定不移,永不退轉,積累善德,誠心實(shí)意地將自己修行的功德回向眾生,希望通過(guò)此種功德往生西方極樂(lè )凈土,這樣做的人,沒(méi)有一個(gè)不成功的。如果有人過(guò)去宿世中造有惡業(yè),能自己向佛懺悔罪過(guò),誓不再犯,并為佛法作善事,奉持佛的言教和戒律,發(fā)愿往生我的佛國凈土。這樣的人,死后不再墮于三惡道中,即得往生我的佛剎。若是這些人都不能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我終不成佛。(二十一、悔過(guò)得生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佛國中沒(méi)有婦女。如果有女人聽(tīng)聞到我的名號,離惡行,無(wú)煩惱,生信心,發(fā)心求真理之道,希望舍離女身,愿往生極樂(lè )世界的,那么,在她逝世之時(shí)即轉化為男子之身并來(lái)到我的佛剎凈土。十方世界的各種眾生,凡愿往生我的凈土的,都能夠于七寶池的蓮花中化生。若是女不轉男或眾不化生,我終不成佛。 (二十二、國無(wú)女人愿;二十三、厭女轉男愿;二十四、蓮華化生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十方世界的眾生聽(tīng)聞到我的名字,生出歡喜信樂(lè )之心,向我行禮敬拜,把命運寄托給我,以無(wú)垢無(wú)染的清凈之心,修習六度四攝自覺(jué)覺(jué)他的菩薩行,天界諸天神和世間諸世人,無(wú)不致以敬禮。如果有人聽(tīng)聞我的名字,又為了在穢土救濟眾生,今生不得往生極樂(lè )世界的,那么,這些人壽終棄世后,定可轉生到尊貴人家,身體健康,不殘不缺,又會(huì )必然因前世的因緣而時(shí)時(shí)勤修最勝的斷淫無(wú)欲之清凈行。若不能這樣,我終不成佛。(二十五、天人禮敬愿;二十六、聞名得福愿;二十七、修殊勝行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我佛國中沒(méi)有不善這樣的概念和說(shuō)法,所有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的眾生,都具有同樣的專(zhuān)注而寧靜的意識狀態(tài),都得不退轉菩薩的正定之聚,永離身熱心惱,心境清涼,他們享受快樂(lè )而無(wú)追求快樂(lè )之心,如同不執不著(zhù),斷盡諸漏的阿羅漢。若我的佛國中有人生發(fā)了想的念頭,妄以自身為我,貪執計較,墮于煩惱,我終不成佛。(二十八、國無(wú)不善愿;二十九、住正定聚愿;三十、樂(lè )如漏盡愿;三十一、不貪計身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往生我國的眾生,都有無(wú)量善根,其身心健康安泰,身體堅如金剛鉆石,力強雄健如天界力士,身上頭頂皆有光明照耀,獲得一切的智慧,以及雄辯的才能,善于演說(shuō)諸多佛法的奧秘和經(jīng)要,行道時(shí)誦說(shuō)經(jīng)義,聲如洪鐘。若不能如此,我終不成佛。(三十二、那羅延身愿;三十三、光明慧辯愿;三十四、善談法要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所有往生我佛國凈土的眾生,終究達到一生補處的候補佛位。除非他本人愿意為了拯濟眾生,披弘誓鎧甲,返人穢土,教化一切有情眾生,使這些有情眾生都生發(fā)信奉佛教之心,從而修習追求真理的覺(jué)悟之道,并且像普賢一樣,由愿導行,由自覺(jué)覺(jué)他,濟度有情往生凈土。這些如普賢一樣修菩薩行的菩薩,雖然生活在他方世界生死海中,也就永遠不會(huì )墮落于惡趣三道,他們或樂(lè )于說(shuō)法,或樂(lè )于聽(tīng)法,或現神足等神通,隨其意樂(lè )而修習,無(wú)不獲得圓滿(mǎn)成功。若是達不到如此圓滿(mǎn)地步,我終不成佛。(三十五、一生補處愿;三十六、教化隨意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往生我國的眾生,所需要的飲食飯菜,衣服用具,隨其意念即刻就自然出現,無(wú)不滿(mǎn)足于他們的愿望。供養十方世界的諸佛,也只在一念發(fā)動(dòng)之間。若是極樂(lè )世界中達不到這樣的隨心所欲,心想事成,我終不成佛。(三十七、衣食自至愿;三十八、應念受供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我佛國凈土內的各種器物,都莊嚴清凈,光潔明麗,形狀奇特,無(wú)比微妙,難以用語(yǔ)言去形容和表達。在極樂(lè )世界的眾生,雖然都具有‘天眼’的神通,但如果居然有人能辨識這些神奇器物的質(zhì)地,描述它們的形狀,形容它們的光澤和式樣。說(shuō)出它們的名字,以及能把握住這些器物總的現象本質(zhì)并加以表述傳達的,我終不成佛。(三十九、莊嚴無(wú)盡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在我佛國凈土中無(wú)數的大樹(shù),高達數百由旬甚至數千由旬。在寺廟近旁更有菩提樹(shù),高達四百萬(wàn)里。我國中的眾位菩薩中,雖然有些是悟性差的,也能夠明白這是我的莊嚴心的流現。要想見(jiàn)其他的佛國凈土,在這些寶樹(shù)間便能完全見(jiàn)到。通過(guò)寶樹(shù)看佛國凈土猶如通過(guò)明澈的鏡子看自己的面容一樣清楚。若是不能如此,我終不成佛。(四十、無(wú)量色樹(shù)愿;四十一、樹(shù)現佛剎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我所居住的佛國凈土光明晶瑩,如同明鏡。遍照于十方無(wú)邊無(wú)際不可想象不可言說(shuō)那么多的諸佛世界,這些世界里的眾生,見(jiàn)到了極樂(lè )世界徹照十方這種情況,必定生出求取真理正道之心。若是達不到如此神妙,我終不成佛。(四十二、徹照十方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我那佛國凈土當中,從地上到天空,包括宮殿、樓觀(guān)、池塘、溪流、花草、樹(shù)木等等,國中所有一切萬(wàn)物,全部都由無(wú)數的寶香來(lái)合成,其香遍熏十方諸佛世界,十方世界的眾生聞到了這種香味,全都修行佛道。若香不能熏到十方世界或有眾生聞后不修佛道,我終不成佛。(四十三、寶香普熏愿;)

        我作佛的時(shí)候,十方諸佛世界的眾位菩薩聽(tīng)到我的名號,立即證得自在無(wú)縛、解脫生死、諸佛皆現的念佛三昧,安住于正定之中,一直到證入佛位。在定中時(shí)時(shí)供養無(wú)量無(wú)邊、不可說(shuō)盡的一切諸佛,身不離本處而能遍至十方,所以雖供養了諸佛而又仍在禪定之中。若眾菩薩得不到這種甚深禪定功夫,我終不成佛。(四十四、普等三昧愿;四十五、定中供佛愿;)

        我作佛時(shí),極樂(lè )凈土之外的其他世界眾位菩薩,聽(tīng)到我的名號者,證得脫離生死之法,并獲得陀羅尼明咒神通,清凈無(wú)染,;愉悅歡樂(lè ),入無(wú)差別境界,修習菩薩所行道,具足一切佛果之功德根本。若應時(shí)這樣的菩薩眾不能得獲得音響忍,即聽(tīng)音響而悟道、柔順忍,即慧心柔軟而悟道、乃至無(wú)生法忍,即離相而悟道。若在修行佛法的道路上,這些菩薩眾不能現證不退轉成正覺(jué)的功夫,我終不成佛。(四十六、獲陀羅尼愿;四十七、聞名得忍愿;四十八、現證不退愿。)

       。ㄆ撸┍爻烧X(jué)

        釋迦牟尼佛告訴阿難。那時(shí)法藏比丘說(shuō)完誓愿,即用偈頌總結道:“

        我今發(fā)下超世志愿,定要成就無(wú)上佛果

        若此誓愿不能圓滿(mǎn),寧愿不成就正等覺(jué)。

        愿重作世間施法主,普濟三界窮苦眾生;

        令長(cháng)夜流轉諸群生,永獲至樂(lè )而無(wú)憂(yōu)惱。

        眾生受教生諸善根,眾生得成菩提妙果;

        我若成就正等正覺(jué),便得立名為無(wú)量壽。

        十方眾生聞我名號,無(wú)不向往來(lái)我剎土。

        我土眾生與佛同貌,其身金色妙相圓滿(mǎn)。

        我土眾生具佛悲心,一心利樂(lè )萬(wàn)品群生;

        盡離物欲生深正念,智慧清凈修菩薩行;

        愿我無(wú)量智慧光芒,普照十方一切佛剎;

        消除三毒即去黑暗,明照眾生濟其諸難;

        一切有情免于輪回,不受其苦除煩惱暗;

        使彼眾生開(kāi)智慧眼,使彼眾生得光明身;

        堵塞輪回惡道諸途,通達善生清凈之門(mén);

        為眾開(kāi)演佛法寶藏,廣施無(wú)量功德法寶;

        我愿求得佛無(wú)礙智,我愿實(shí)行佛慈憫行;

        教化天人作其導師,三界之中稱(chēng)為圣雄。

        宣說(shuō)佛法臺獅子吼,喚醒世間睡夢(mèng)中人;

        圓滿(mǎn)我昔四十八愿,一世眾生皆得成佛。

        我之誓愿如能成就,大千世界應有感應;

        若天界帝釋諸天神,天花當如雨曼陀羅。”

        釋迦牟尼對阿難說(shuō):“法藏比丘說(shuō)完此頌偈,便隨著(zhù)頌偈之意現出瑞相,大地即時(shí)震動(dòng),出現動(dòng)、起、涌、震、吼、覺(jué)六種異,F象,天空中如急雨似地降下美妙花瓣,紛紛揚揚散落在地上,空中自然響起音樂(lè )。如同贊嘆宣說(shuō): ‘法藏比丘定能成就佛果。’”

        (八)積功累德

        釋迦牟尼佛繼續說(shuō)道:“阿難,法藏比丘在世間自在王如來(lái)面前,以及在諸天神大眾之中,發(fā)下這些弘大深廣的誓愿后,明達本心,深住于真實(shí)智慧之中,勇猛精進(jìn),專(zhuān)心致志憶念莊嚴佛國凈土。其所修行成就的佛國,寬闊廣大,超過(guò)任何他方佛土而堪稱(chēng)最勝第一。一經(jīng)建立,永恒不朽,不會(huì )衰減也不會(huì )變化。

        在無(wú)數大劫的時(shí)間內,法藏比丘積功累德,心中不生貪、嗔、癡,不起一切欲念,不執著(zhù)色、聲、香、味、觸、法種種,不起情欲,只是樂(lè )于憶念過(guò)去諸佛所修的功德善根。他行于寂靜的修行,遠離虛浮妄見(jiàn),依持佛的“第一義諦”法門(mén),培植積累眾功德之根本。不計較執著(zhù)各種修行中的艱苦,沒(méi)有物欲,安住自法而知足,專(zhuān)求清白之一切善法,普施有情,利樂(lè )眾生。其圓滿(mǎn)宏深愿心的志向無(wú)有片時(shí)厭倦,以菩薩“十忍”之力量促進(jìn)其修行成功。

        對于有情眾生,則常以慈悲、寬忍為懷,和顏悅色,善言慰喻,勸導鞭策,勉勵前進(jìn)。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對教師長(cháng)輩的尊奉服侍,完全沒(méi)有虛情假意、諂媚阿諛之用心。對待修道的同仁,他以福德與智慧幫助其成就。言傳身教,做示范、守法規,無(wú)不以身作則?匆磺惺挛锒既缤没,正定于不生不滅的境界中?诓魂胺袢宋,從不譏諷誹譴他人之過(guò)錯;自身行為端正,謹守戒律禮儀;保持純正意念清凈,無(wú)有雜念污染。

        法藏比丘對所有世間國家城池、聚落村寨、家庭眷屬、金銀珍寶都無(wú)所執著(zhù),義無(wú)反顧地拋棄這一切而不斷地修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jìn)、禪定、智慧六波羅蜜,教導眾生以無(wú)上正真之道安身立命。

        由于成就了如上所述的這些功德善根,法藏比丘轉世投生之地,都自然涌現無(wú)數的寶藏,他或轉世為德才具備的長(cháng)者,或轉世為在家修佛的居士,或轉世為名門(mén)望族高官顯吏,或轉世為剎帝利種姓王侯之家,或轉世為四洲之主的轉輪圣帝,或轉世為欲界六天的六天之王,以至轉世為色界諸天的大梵天王。生生世世,均到諸佛住處,尊重禮敬,誠心供養,從未間斷、所作的這些功德,難以用語(yǔ)言說(shuō)盡。

        法藏比丘身體和口中時(shí)時(shí)發(fā)出無(wú)量的奇妙香味,其香味如同旃檀和優(yōu)缽羅花,那香味遍及無(wú)邊無(wú)際的世界。法藏比丘每次轉世投生,都長(cháng)得容貌端正、身材偉岸,具有三十二種大人相、八十種容顏上的美好。他手中常常能夠拿出無(wú)盡的寶物,比如供養諸佛的莊嚴器具以信施舍他人的一切生活用品,他擁有最好的東西卻用于施舍,利樂(lè )有情眾生。由于這一因緣,能使無(wú)數的眾生都生發(fā)求取無(wú)上正等正覺(jué)的求道之心。”

        (九)圓滿(mǎn)成就

        釋迦牟尼佛告訴阿難:“法藏比丘修菩薩行,積累了無(wú)量無(wú)盡的種種功德,他對于世間出世間的一切事物和現象,都達到無(wú)礙自在的境界。這境界決不是用語(yǔ)言和邏輯等凡夫方式所能知道的。他所發(fā)下的四十八大宏深誓愿,全部圓滿(mǎn)成就。他的真實(shí)智慧無(wú)為法身示現為極樂(lè )凈土,因此該國土具足了一切莊嚴之相,是威嚴、尊愛(ài)、宏大的清凈佛國世界。”

        阿難聽(tīng)到釋迦牟尼佛的這番話(huà)后,稟白世尊而問(wèn)道:“法藏,比丘成就了菩提佛果,他是成了過(guò)去佛呢?現在佛呢?還是將來(lái)佛呢?或者是現今他方佛國剎土中的佛祖?”

        世尊告訴他說(shuō):“他這個(gè)佛如來(lái),來(lái)沒(méi)有一定的來(lái)處,去也沒(méi)有一個(gè)固定的去處,無(wú)所謂生也無(wú)所謂滅,決不是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之類(lèi)的概念可以表示的;但因為法藏比丘為了履行他所許下的度生大愿;他才現今示現于西方,在距我們居住的贍部洲;百千個(gè)十萬(wàn)億之多的佛國之外的佛國凈土。他那佛剎我們稱(chēng)名為‘極樂(lè )世界’。法藏比丘成佛后名號為‘阿彌陀’。他成佛到現在,共有十個(gè)時(shí)劫,現在他正在那里講經(jīng)說(shuō)法。有無(wú)量無(wú)數的菩薩和聲聞弟子,恭敬地圍繞在他的座下。”

        (十)皆愿作佛

        釋迦牟尼說(shuō):“阿彌陀佛從菩薩證求成佛的誓愿圓滿(mǎn)時(shí),阿阇王子與五百個(gè)長(cháng)者得知這一喜訊,便都皆大歡喜。他們每人各持一把金華蓋,一齊到阿彌陀佛面前來(lái)禮拜,將華蓋奉獻給佛后,退下來(lái)坐在一邊聽(tīng)阿彌陀佛講演經(jīng)法。他們心中都生起這樣的愿望:如果有一天我們也成了佛時(shí),我們也要像阿彌陀佛一樣。

        阿彌陀佛以他神通立即知曉了他們心中的想法,告訴諸比丘說(shuō):‘王子并你們這些人,以后都一定會(huì )成為佛。你們于前世;摻扦菩薩道,經(jīng)歷了無(wú)數的時(shí)劫,曾經(jīng)供養過(guò)四百億佛。在迦葉佛住世之時(shí),你們曾經(jīng)是我的弟子,現在你們又供養我,同樣又是我的弟子。’諸比丘聽(tīng)阿彌陀佛這樣說(shuō)時(shí),莫不心中充滿(mǎn)歡喜。”

       。ㄊ唬﹪鐕纼

        釋迦牟尼對阿難說(shuō):“阿彌陀佛的極樂(lè )世界,由無(wú)量無(wú)邊的功德具足莊嚴,所以永遠沒(méi)有各種苦厄、各種災難;沒(méi)有惡趣、魔煩等等的概念說(shuō)法;也沒(méi)有春夏秋冬的季節變化,沒(méi)有冷熱的氣溫差異;沒(méi)有淫雨,也沒(méi)有黑夜?傊,自然氣候沒(méi)有差異,沒(méi)有缺陷,天天都一樣美好。又沒(méi)有大小江河海洋,沒(méi)有丘陵坑坎、荊棘沙礫,沒(méi)有鐵圍山、須彌山和土石山,只用自然生成的七種寶物和黃金為地。這七種寶物和黃金鋪成的大地,寬廣而平整,沒(méi)有極限,既微妙又神奇瑰麗,既清凈又莊重嚴肅,超過(guò)了十方一切佛國凈土世界。”

        阿難聽(tīng)說(shuō)后問(wèn)道:“世尊!若是極樂(lè )世界沒(méi)有須彌山,那這佛剎國土中的四大天王以及帝釋等天神住在什么地方呢?”

        釋迦牟尼佛便向阿難問(wèn)道:“夜摩、兜率以至于無(wú)色界里的一切諸天神眾,他們又住在什么地方呢?”

        阿難回答說(shuō):“因有不可思議的業(yè)力,致使諸天眾神住在空中。”

        釋迦牟尼對阿難說(shuō):“你可知道不可思議的業(yè)力嗎?你自身因過(guò)去善惡而造成的果報都不可思議,眾生的業(yè)報當然也不可思議。眾生因行善而得的果報不可思議,諸佛的圣力以及諸佛世界就更不可思議。這極樂(lè )世界中的眾生功德果報的善力,又是住在阿彌陀佛大愿、大行、大業(yè)成就之地,加上阿彌陀佛的無(wú)上威神之力,這一切難道你能思議嗎?所以不需要須彌等山,該佛國的諸天神自然會(huì )有住處。”

        阿難接著(zhù)說(shuō)道:“業(yè)為前因而后所獲果報不可思議的道理,我并沒(méi)有什么疑惑。但我為了能讓將來(lái)的眾生明白其中的奧妙,因而能夠破除惑疑的束縛之網(wǎng),所以才向您提出這一問(wèn)題。”

        (十二)光明遍照

        釋迦牟尼佛告訴阿難說(shuō):“阿彌陀佛威嚴神奇的光明至尊第一,十方諸佛世界的佛沒(méi)有一個(gè)能趕上他。他的光明遍照東方如恒河中的沙粒數一樣多的佛國,同樣也照遍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如恒河中的沙粒數一樣多的佛國,如果將他頭頂上的頂光散開(kāi)來(lái)照射,近可照遍一、二、三、四由旬,遠可照達百、千、萬(wàn)、億由旬。其他諸佛的光明,有的能照一、二個(gè)佛國,最多的也只能照百、千個(gè)佛國,只有阿彌陀佛,他的光明普照無(wú)量無(wú)邊無(wú)數的佛國。諸佛光明所能照的距離遠近,本是其前世求道時(shí)所行愿的功德大小不同所致,到了他們成佛時(shí),各自便以自己前世行愿功德的大小而得到相應的光明照耀程度,這是自然成就的,不是誰(shuí)想多就多想少就少。阿彌陀佛的光明極好,勝過(guò)了日月之光千億萬(wàn)倍。在所有的光中,阿彌陀佛的光是最宏大的,這在諸佛中也是第一。 “ 因此,無(wú)量壽佛亦為無(wú)量光佛,亦號為無(wú)邊光佛,無(wú)礙光佛、無(wú)等光佛,亦號為智慧光、常照光、清凈光、歡喜光、解筋;光、安穩光、超日月光、不思議光。如上所述的這種種光明,普照十方一切世界。一切世界上的眾生遇到阿彌陀佛的佛光,貪、嗔、癡三種毒垢消滅,相應生出不貪、不恚、不癡三善根,身、口、意三業(yè)柔和隨順,若是其人處在地獄道火途、畜生道血途、餓鬼道刀途這樣的極苦之處,只要見(jiàn)到阿彌陀佛的光明,也都能不再受苦,災難平息,而在生命終了時(shí)都能得解脫。若是有的眾生,見(jiàn)到以至聽(tīng)聞阿彌陀佛的光明、威神、功德;又能日夜稱(chēng)名誦念,一心不斷,就可以隨著(zhù)他意念中的愿望,得以往生極樂(lè )世界。”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