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瑜伽師地論

      《瑜伽師地論》梵文 Yogācāra-bhūmi-?āstra佛教論書(shū)。簡(jiǎn)稱(chēng)《瑜伽論》。瑜伽師地,意即瑜伽師修行所要經(jīng)歷的境界(十七地),故亦稱(chēng)《十七地論》。相傳為彌勒菩薩口述,無(wú)著(zhù)記錄。為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和中國法相宗的根本論書(shū)。...[詳情]

      南懷瑾:《瑜伽師地論》講座

      南懷瑾:《瑜伽師地論》講座

      南師《瑜伽師地論》第一講

        “云何世間一切種清凈。當知略有三種。一得三摩地。二三摩地圓滿(mǎn)。三三摩地自在。此中最初有二十種得三摩地所對治法。能令不得勝三摩地。何等二十。”(二十卷)

        今天,我們轉個(gè)方向,是講教理的《瑜伽師地論》。

        站在佛學(xué)的立場(chǎng)來(lái)講,一個(gè)真正的佛教徒真正要學(xué)佛,有四本真正的佛學(xué)概論是要讀的:印度原有翻譯過(guò)來(lái)的兩部,中國的兩部。印度的兩部佛學(xué)概論,一部是《大智度論》,一部是《瑜伽師地論》。中國的兩部佛學(xué)概論,一部是智者大師的《摩訶止觀(guān)》,一部是永明壽禪師的《宗鏡錄》。后世人現在幾十年來(lái)所寫(xiě)的佛學(xué)概論,那是概論的概論的概論了,渣子的渣子?上銈儸F代青年學(xué)佛,入手都是看現代化的概論的概論,沒(méi)有用的有問(wèn)題的。今天,我們可以說(shuō)是翻開(kāi)了一部真正的佛學(xué)概論,玄奘法師翻譯的一百卷《瑜伽師地論》。

        第二點(diǎn),我們如果拿一般學(xué)術(shù)性的立場(chǎng)來(lái)講,我們曉得,佛學(xué)的學(xué)術(shù)思想可以被分定為四個(gè)范圍。所以的經(jīng)典可分類(lèi)為一個(gè)是屬于小乘的范圍,另一個(gè)是大乘的范圍。大乘的佛學(xué)思想,包括其佛學(xué)與修證,又分兩個(gè)范圍,一個(gè)是龍樹(shù)菩薩般若佛學(xué)系統,屬于釋迦牟尼佛涅槃后前期的佛學(xué);一個(gè)是無(wú)著(zhù)、天親兩位菩薩,兩親弟兄,天親也翻譯為世親,屬于法相唯識,可以叫它是后期的佛學(xué)。那么,我們手里拿的這本《瑜伽師地論》在學(xué)術(shù)的范圍,是屬于后期的佛學(xué)。如果拿學(xué)術(shù)嚴謹的立場(chǎng)來(lái)講,后后勝于前前,越是后面是越精細、周到,包羅的越多。這是無(wú)著(zhù)、天親的法相唯識部分。

        所以像西藏的密教,黃教宗喀巴大師的系統是屬于《瑜伽師地論》這個(gè)系統。宗喀巴大師有名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依據印度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炬論》來(lái)擴充著(zhù)作的;而這個(gè)《菩提道炬論》則是阿底峽尊者根據《瑜伽師地論》抽離了一部分而寫(xiě)出來(lái)的。

        我們現在開(kāi)始講《瑜伽師地論》,先簡(jiǎn)單地介紹一下無(wú)著(zhù)、天親菩薩。世親即天親菩薩,兩弟兄年輕時(shí)就都出家了,世親菩薩是專(zhuān)攻小乘的佛學(xué),修行小乘的佛教,極力地反對大乘的佛學(xué)。后來(lái)受哥哥無(wú)著(zhù)菩薩的影響,學(xué)了大乘以后悟道了,要自殺。為什么?懺悔,過(guò)去著(zhù)小乘的著(zhù)作太多了,誹謗大乘,這個(gè)罪業(yè)無(wú)法消滅,只有一死了之。他哥哥笑了,無(wú)著(zhù)菩薩罵他那么沒(méi)有出息,譬如一個(gè)人走路,“因地而倒”,走路會(huì )跌倒,是因為有地面,對不對?如果走在虛空中就不會(huì )跌倒了。“因地而倒,因地而起”,跌到地上就要靠地面才能夠爬得起來(lái)呀,你既然拿一支筆誹謗大乘,你不會(huì )在后半生把這只筆轉過(guò)來(lái),贊揚大乘?所以,世親菩薩因此而著(zhù)作了很多唯識各方面的東西。

        后來(lái),無(wú)著(zhù)菩薩先涅槃了,兩兄弟約好,兩人都發(fā)愿往生欲界天中心的兜率天,去親近彌勒菩薩。無(wú)著(zhù)菩薩要涅槃了,世親菩薩說(shuō):“哥哥啊,你是不是往生到那里,要給我個(gè)消息。”

        “好,一定給你消息。”

        死后,不要說(shuō)打坐定中看不到哥哥,做夢(mèng)也夢(mèng)不到。三個(gè)月不知道,一年也沒(méi)有夢(mèng)到,三年也沒(méi)有夢(mèng),究竟……有懷疑了。過(guò)了好幾年,無(wú)著(zhù)菩薩來(lái)了,現身了。

        他說(shuō):“哥哥啊,你究竟到哪里去了?”“哎,我們發(fā)愿往生兜率天彌勒菩薩那里啊,我在兜率天內院啊。”“真有此事?”“如是啊。”“那你怎么現在才來(lái)?”

        “沒(méi)有啊,我剛剛到,彌勒菩薩剛剛在上課講經(jīng)。我坐下來(lái)聽(tīng)了一下,心里牽掛你,又不好意思溜課,等到菩薩的課講完了,我第一個(gè)就來(lái)跟你講啊。”

        “你曉得多久了?人間的歲月已經(jīng)好幾年了。”“啊,好幾年!我就是一下下。”

        彌勒菩薩的這本《瑜伽師地論》是無(wú)著(zhù)菩薩寫(xiě)的。誰(shuí)說(shuō)的呢?是彌勒菩薩親口講的。不過(guò),一般做學(xué)術(shù)的人不會(huì )相信。無(wú)著(zhù)菩薩晚上……根據佛的制度,初夜分,晚上的功課完了,入定,離開(kāi)身體上兜率天聽(tīng)彌勒菩薩講,白天記錄出來(lái),就是這本《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是當來(lái)下生佛,我們的教主,弘揚釋迦牟尼佛的所謂法相唯識部分。那么,后世的一般學(xué)者不會(huì )相信這些了,“哎,這是假的了……哎,這書(shū)就是無(wú)著(zhù)菩薩寫(xiě)的了……哎,因為怕人不相信,故意這樣說(shuō)。”這是后世的人,因為后世的人根本沒(méi)有入定啊、出定啊,影子都沒(méi)有,什么都不定。什么定呢?壞的事情蠻確定,壞心眼很確定,好心就不定。

        怎么叫“瑜伽師”呢?我們曉得現在印度的瑜珈(you-ga),“伽”字在中國密宗的翻譯是加一個(gè)斜玉旁(珈),念ga,北方人讀瑜珈(yǖ-jia)。所以,許多學(xué)瑜珈的人來(lái)跟我講,我就笑了,我說(shuō):“你們印度現在哪里有瑜珈?”“有啊。”就表演身體的倒立蓮啊、孔雀式啊——這是“身瑜珈”,身體的瑜珈。印度身瑜珈最好的部分已經(jīng)變成密宗的金剛亥母的四十多套拳,打坐時(shí)打拳的,已經(jīng)將其精華吸收了。留下來(lái)的“音聲瑜珈”是咒語(yǔ)。“心瑜珈”沒(méi)有了;心瑜珈就是心地法門(mén),只有中國的《瑜伽師地論》,這是真正印度宗教的心瑜珈,F在翻譯為人字旁的“伽”,不念ga,念qie,瑜伽(yǖ-qie)。瑜伽(yǖ-qie)是指修瑜珈(you-ga)有所成就的人,即瑜珈(you-ga)的大師們,修行有所成的叫瑜伽(yǖ-qie)。所以,一般人說(shuō)念瑜伽(yǖ-qie)錯了,其實(shí)是他錯了,錯的一塌糊涂。“瑜伽(yǖ-qie)士”就是修煉瑜珈(you-ga)成功了的人——譬如中國講修道的人叫修道,得了道的人就是“有道之士”,他們叫“瑜伽(yǖ-qie)士”。所以,這本書(shū)叫“瑜伽(yǖ-qie)師”,要想求得成就的就稱(chēng)為“瑜伽師”。

        怎么叫“地論”呢?一地一地,地就是范圍,分成十七個(gè)范圍來(lái)說(shuō)明。由普通一個(gè)人的人生講到世界,講到物理、物質(zhì)世界,講到整個(gè)宇宙;物理世界講完了,回轉來(lái)講怎么樣修持,怎么樣修心,證得形而上的這個(gè)道。然后,又分開(kāi)講小乘道的第一步怎么樣修持,大乘道怎么樣修持,一直到成佛之路,一百卷整個(gè)地說(shuō)完了,所以叫“瑜伽師地”,一地一地分成十七個(gè)地,不是樓梯的十七層啊,是十七個(gè)范圍,所以叫《瑜伽師地論》。

        玄奘法師最大的功力翻譯了這部書(shū),唯識學(xué)里稱(chēng)這部書(shū)為“大論”。要想真學(xué)佛,不了解《瑜伽師地論》,就都是在那里瞎鬧,瞎子摸象亂搞的,不行,尤其的后世學(xué)佛的。所以《瑜伽師地論》包括了一切修證,怎么樣做人,人道上升到天道,天道上升到聲聞道,聲聞道上升到緣覺(jué)道,聲聞、緣覺(jué)是小乘,以及菩薩道,五乘道都包括在內。所以宗喀巴大師造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五乘道,才是真正學(xué)佛的道路。

        要想成佛,先學(xué)做人,人道沒(méi)有修好,連天道的資格都不夠,哪里能夠談修佛道?所以人乘、天乘,有了天乘的資格才能夠修小乘道。天乘的資格都沒(méi)有,你還夠得上談小乘?有了小乘道的資格,才夠得上修菩薩道,才是大乘道。

        我們中國后世唐宋以后的佛教,動(dòng)輒就“我們是大乘佛法。”大個(gè)什么?大的影子都沒(méi)有,牛大,吹牛才是大,你大個(gè)什么?大從小來(lái)啊,一點(diǎn)小善都做不到,能夠做大善嗎?對不對?小事情都不能犧牲,說(shuō):“我這個(gè)人啊,小事情不會(huì )犧牲的,碰到大事情時(shí)我犧牲。”那是吹牛給人家聽(tīng)的。說(shuō):“你看我,那么舍不得花錢(qián),因為小錢(qián)我不花,我要花就花大錢(qián)。”那是吹給人家聽(tīng)的。同樣的道理,小乘道、人道都沒(méi)有修好,何以能夠學(xué)佛?所以,《瑜伽師地論》嚴重地告訴我們這個(gè)道理。

        如果我專(zhuān)講一百卷這部書(shū),大概要五年的時(shí)間,或者每天講兩個(gè)鐘頭,三年時(shí)間可以,若詳細地發(fā)揮,能不能講完還不知道。我也很想有這個(gè)時(shí)間,很想發(fā)揮,你們若有本事記錄下來(lái),這倒是很好的一件事。當然,我也可以簡(jiǎn)單明了地講,帶你們念過(guò)去就是了,念一百卷的經(jīng),敲敲木魚(yú)念,那很快就念完。若發(fā)揮起來(lái),恐怕也需要你們文字程度的幫忙……

        那么,我們今天先選同你們相關(guān)的。我想想看,靠彌勒菩薩的指示,先講哪里?好吧,有一位同學(xué)提出來(lái),因為過(guò)去我們在老的大乘學(xué)舍,在信義路三段,我已經(jīng)講過(guò)為什么你們打坐修行不能得定的原因,選過(guò)這一段,今天就先講這一段,391頁(yè),卷二十。

        “云何世間一切種清凈?”拿現在的話(huà)說(shuō)就是,怎么樣使我們做到“世間”法的“一切種”性達到“清凈”境界?

        “當知略有三種。”歸納起來(lái)共有三種。

        “一、得三摩地,二、三摩地圓滿(mǎn),三、三摩地自在。”這個(gè)很好懂啊,意譯就是,我們在世間做人,怎么樣能夠真正修持到一切“種”子“清凈”?心地上的一切種子清凈,起心動(dòng)念,每一個(gè)念頭,每一個(gè)種性都在清凈中。這還是在世間,還沒(méi)有出世間。怎么樣才能做到呢?我們未來(lái)的佛彌勒菩薩講,簡(jiǎn)單地告訴我們,“略有三種”,三個(gè)條件做到了,才說(shuō)是在“世間”的“一切種清凈。”

        哪三種?第一是得到了定,“得三摩地”正受,得定了。沒(méi)有得定以前,你想修行清凈,都是開(kāi)牛肉店吹牛的。第二,進(jìn)一步說(shuō),光得定還不行,定分很多種,《瑜伽師地論》里說(shuō)的很詳細,要“三摩地圓滿(mǎn)”,三摩地是定慧正受,“三摩地”得到“圓滿(mǎn)”了才行,進(jìn)一步了。什么叫圓滿(mǎn)?經(jīng)典里都有。所以你們在家、出家的要學(xué)佛,不管密宗、顯教什么法門(mén),這部經(jīng)典里都有了。第三,進(jìn)一步要“三摩地自在”,定境界到達圓滿(mǎn)就六通具足,就是神通具足,但是,三昧境界“自在”了沒(méi)有?沒(méi)有,要到達最高三昧境界的自在,要入到出世間定就入出世間定,要入世間定就可以進(jìn)入世間定。換句話(huà)說(shuō),密宗、顯教、凈土無(wú)一法而不通,那個(gè)定境就是三摩地可以自在。

        像你們現在在十一樓打坐,自在不自在?當然自在,你都坐在這里,你說(shuō)我自在啊,自己坐在這里啊。你腿酸了,叫它不酸,你自在不自在?不自在,做不了主。所以,拿現在世間法來(lái)講,真正的自由是除非成了佛,真自在才能真自由。

        假設我們現在考試,聽(tīng)了《瑜伽師地論》,我出問(wèn)答題:佛說(shuō)要世間一切種清凈,必須要具備哪些條件?你們的答案:三種。一、得到三摩地;二、三摩地圓滿(mǎn);三、三摩地自在。答案完全準確,一百分。

        “此中最初有二十種得三摩地所對治法,能令不得勝三摩地。”這就是玄奘法師翻譯的文章,翻譯得很忠實(shí),文章都是倒裝的句子。所以后世一般人學(xué)這種文章啊,像熊十力先生等,都學(xué)得怪里怪氣的,怪里怪氣的大家都不懂,“啊,熊先生學(xué)問(wèn)好!”因為文章看不懂嘛,F在的學(xué)術(shù)很怪,像我這樣上課,學(xué)生不歡迎。哎,這個(gè)老師講課都很好,但不是學(xué)術(shù)化,太普通了。要坐在那里講:“此所謂三摩地者,是為三摩地也。所謂三摩地者,是為正受也。”然后引經(jīng)據典,就是學(xué)術(shù)化。越講的學(xué)生聽(tīng)不懂,大家瞪眼睛,這就高嘛,幾十年的學(xué)術(shù)……因為當年我們看到老前輩們在教室里上課,我一看到這樣……我們以前是穿個(gè)長(cháng)袍,穿個(gè)西裝褲,書(shū)本那么夾著(zhù),一聽(tīng)到這樣,第一步,我們的手就跳到褲帶去了;第二步,慢慢地眼睛看著(zhù)他,把書(shū)本合好;第三步,夾在這里;第四步,慢慢站起來(lái),就是望望然而去,看看他,走了。那聽(tīng)了半天還不如我自己去看書(shū),“三摩地者三摩地也”,哈哈,還要你說(shuō)。“三摩地者是為正受也”,那還用你講,我去翻一下佛學(xué)字典,一下子就完了嘛,呵。

        你看本論,“此中最初有二十種”條件可以“得”到“所對治法”。為什么你不能入定?心有毛病。什么毛?煩惱毛病。那么這個(gè)煩惱毛病怎么醫它呢?醫它的方法叫做“對治法”。按照我們中文來(lái)寫(xiě),“所對治不能得三摩地者有二十法”,很清楚了?墒,他翻譯的不那么寫(xiě),“此中最初有二十種得三摩地所對治法。”我的外婆啊,這就麻煩了,所以觀(guān)念搞不清楚了,你就讀不懂書(shū)了,F在給你一講,你就懂了吧?把它顛倒一下就清楚了,此所謂中國文字與外國文字的文法是兩樣。譬如外國人叫“先生南”,我們叫“南先生”。他叫先生南很順利,我們一聽(tīng)很別扭,我們叫南先生很清楚。所以,玄奘法師的許多文章都是“先生南式”的。

        “此中最初有二十種得三摩地所對治法,能令不得勝三摩地。”這“二十種”若搞不清楚,弄反了,你永遠不能得到很好的定境界。你念佛也好、打坐也好,不能入定,能夠使你不能得到最好最好的入定境界。所以,要先認識清楚。

        “何等二十?”哪“二十”種?若我們現在寫(xiě)文章,“能令不得三摩地,一、二、三”就寫(xiě)下來(lái)了。他還要加一個(gè)問(wèn)號,哪二十種?這就是中國人喜歡簡(jiǎn)化,外國人喜歡啰嗦;中國人喜歡歸納,外國人喜歡分析,各有……

        “一有不樂(lè )斷同梵行者為伴過(guò)失。二伴雖有德然能宣說(shuō)修定方便師有過(guò)失。謂顛倒說(shuō)修定方便。三師雖有德然于所說(shuō)修定方便。其能聽(tīng)者欲樂(lè )羸劣心散亂故。不能領(lǐng)受過(guò)失。四其能聽(tīng)者雖有樂(lè )欲屬耳而聽(tīng)。然闇鈍故。覺(jué)慧劣故。不能領(lǐng)受過(guò)失。五雖有智德。然是愛(ài)行多求利養恭敬過(guò)失。六多分憂(yōu)愁難養難滿(mǎn)不知喜足過(guò)失。七即由如是增上力故。多諸事務(wù)過(guò)失。”(二十卷)

        哪二十種?

        “一有不樂(lè )斷同梵行者為伴過(guò)失。二伴雖有德,然能宣說(shuō)修定方便師有過(guò)失,謂顛倒說(shuō)修定方便。”所以你看,一個(gè)人想修行成道的條件有多難。二十種的第一條,“有不樂(lè )斷同梵行者為伴過(guò)失”,我的外婆!這個(gè)話(huà)怎么說(shuō)?本來(lái)叫媽媽?zhuān)业膵尠!分量不夠,所以還要把媽媽的媽媽叫出來(lái),只好叫外婆,我的外婆!這個(gè)文章怎么說(shuō)?他說(shuō),修行的第一個(gè)條件是同“伴”最難,同住的道友最難。你們注意啊,尤其是出家眾,所謂僧伽,僧伽是出家修道人的團體。這個(gè)團體里面十個(gè)有一個(gè)不修行的,那肯修行的九個(gè)就受這一個(gè)的妨礙。他“有不樂(lè )斷”的“同梵行”,即共同修清凈行的,結果呢,跟他做伴,你就受了妨礙。

        譬如我們這個(gè)團體,大家現在都很清凈,對不對?我們現在種性清凈不清凈?此時(shí)此地啊,就講這一秒鐘,你們說(shuō)清凈不清凈?(有答:清凈。)對嘛,這個(gè)還不敢承認嗎?你們太笨了,這一秒鐘很清凈的。若是這一秒鐘有一個(gè)神經(jīng)病在這里大呼大跳的話(huà),你們清凈不清凈?不清凈了。所以修行第一是道“伴”難。

        有人“不樂(lè )”意“斷”掉世間的雜念,所以不“同梵行”,“梵行”即清凈行為。譬如我想要清凈修持,可是他喜歡看小說(shuō),他也并沒(méi)有叫你看,不過(guò)他看到好的地方,“哈!那個(gè)賈寶玉真妙!”你正好在打坐,無(wú)念,給他一拍,“哦,賈寶玉……”你也看過(guò),然后,念頭本來(lái)在參:狗子有佛性無(wú)……嗚,賈寶玉就來(lái)了,哈,這就妨礙了。所以第一條,“有不樂(lè )斷同梵行者為伴”,結果做了道伴,妨礙了自己的修行,過(guò)失,這不是戒律,是因子。

        第二條,“伴雖有德然能宣說(shuō)修定方便”,同“伴”,譬如師兄弟,你們大家現在在一起都是師兄弟啊,我們這些師兄弟都“有德”,什么德呢?有些是上德,有些是下德,有些是缺德,都有德,哈。當然,這里是講好德,都有德性。同伴雖然都有修行德性,同學(xué)道友們也能彼此討論“宣說(shuō)修定”的“方便”,即修定的方法。哎,結果碰到我,你們倒霉了,“師有過(guò)失”,這個(gè)教的師父是混蛋,冒充的,他沒(méi)有定力,也沒(méi)有智慧,“師有過(guò)失”,“謂顛倒說(shuō)修定方便”,這個(gè)老師指導的不對。就是說(shuō),有好的修行同學(xué)……我們大家,你們在座的諸位從小辭親出家,辭掉了家庭父母,跑去出家。為了逃避現實(shí)的不講,不為逃避現實(shí)的,都是為了求道而出家,結果呢,何以到了現在,家是出了,沒(méi)有到法王家,沒(méi)有到佛家去,為什么?也許是同伴的過(guò)失,也許是師有顛倒過(guò)失,沒(méi)有得到明師的指點(diǎn),沒(méi)有用很麻煩。

        “三師雖有德,然于所說(shuō)修定方便,其能聽(tīng)者欲樂(lè )羸劣,心散亂故,不能領(lǐng)受過(guò)失。”明師也碰上了,好的同伴也有了,“師”也很“有德”,但是這個(gè)老師教你“修定”修行的方法,你啊,耳朵生繭了,聽(tīng)不進(jìn)去,你的福德智慧不夠,接受不了,“其能聽(tīng)者欲樂(lè )羸劣”,什么“欲”望呢?想成道、想修定的這個(gè)出世法的欲望你沒(méi)有發(fā)起,想追求道的欲望沒(méi)有來(lái)。“欲樂(lè )”,是很高興地自己想修道成功,但這個(gè)“欲樂(lè )”的大心沒(méi)有發(fā)起。“羸劣”,你盡管出家或者在家,天天想修道,但是,你是三天打魚(yú),兩天曬網(wǎng)啊,上課是每課必到……我們臺北看到很多學(xué)佛的團體,上來(lái)一演講一看,哎呦,都是這些面孔,明天到別的地方一講,又是他們。每聽(tīng)講必到,每到必困,都聽(tīng)。你說(shuō)他聽(tīng)進(jìn)去沒(méi)有?聽(tīng)進(jìn)去了。有用沒(méi)有?其心“羸劣”,沒(méi)有力量,聽(tīng)進(jìn)去沒(méi)有用,聽(tīng)一輩子經(jīng)也沒(méi)有用!

        你看永明壽禪師念《法華經(jīng)》,一群羊都跪下來(lái)聽(tīng)經(jīng)啊。你說(shuō)這些羊了不起?它們還是羊。還有牛,我們在大陸看過(guò),有些大法師講經(jīng),還有牛跪下來(lái)聽(tīng)經(jīng)的。只要法師一上堂,牛自然就跑來(lái),就在旁邊一跪,經(jīng)講完了,它就醒了,走了。你說(shuō)這個(gè)牛是得定了嗎?它還是牛。你們注意,這話(huà)不是罵人啊,要自己反省啊。你盡管學(xué),還是在散亂昏沉中,不但沒(méi)有成就智慧,也不得功德,沒(méi)有用。這不是我說(shuō)的,是佛說(shuō)的,我只是解釋給你們聽(tīng),我不是佛,知道嗎?

        所以,雖然碰到明師,“師雖有德”,他會(huì )告訴你“修定”的“方便”、方法,你能夠真接受?“欲樂(lè )羸劣”,你那個(gè)追求,像男孩子追求女朋友,女孩子追求男朋友,像談戀愛(ài)硬要把他/她追到,“格老子!你愛(ài)我,我讓你愛(ài),你不愛(ài)我啊,我也要你愛(ài)我!”要這個(gè)樣子的狠,才能修行。你要我成功我要成功,不成功我也非修行不可,這就是心力強了,這就可以談修行了;沒(méi)有這個(gè)心力,因為“聽(tīng)者欲樂(lè )羸劣”,所以每天隨時(shí)都在“散亂”“心”中,因此不能得定。得了定又怎么樣?也不過(guò)是世間清凈,還沒(méi)有到超世間,你要知道啊。這是第三種過(guò)失。

        “四其能聽(tīng)者雖有樂(lè )欲,屬耳而聽(tīng),然闇鈍故,覺(jué)慧劣故,不能領(lǐng)受過(guò)失。”你說(shuō)我會(huì )罵人,我是跟佛學(xué)的,彌勒菩薩罵人罵得很好,文字上罵得好。我罵得粗一點(diǎn),他罵得細一點(diǎn)。

        他說(shuō),第四種毛病,“其能聽(tīng)者”,聽(tīng)還是聽(tīng)得進(jìn)。“雖有樂(lè )欲”,心里天天也想學(xué)道,也想修道,也想學(xué)佛,恨不得明天就大徹大悟,大后天就在天空中飛起,放光動(dòng)地,對不對?也有這個(gè)希求。但是“屬耳而聽(tīng)”,左邊聽(tīng)進(jìn)來(lái),右邊出去了,問(wèn)你那部經(jīng)上那句話(huà)記住沒(méi)有?“忘了。”

        我問(wèn):“背得來(lái)嗎?”“沒(méi)有看。”“那我怎么講的?”

        “忘記了。老師,對不起。”我那個(gè)抽屜里放滿(mǎn)了“對不起”。

        你們每一個(gè)同學(xué)來(lái)都是:“老師,對不起。”都是對不起。“屬耳而聽(tīng)”,耳朵聽(tīng)到了,腦子沒(méi)有聽(tīng),心沒(méi)有真聽(tīng)進(jìn)去,這叫“屬耳而聽(tīng)”。為什么只有耳朵聽(tīng)見(jiàn),腦子進(jìn)不去,心里不能領(lǐng)受呢?因為你的智慧“闇鈍”,鈍根,不明利,“覺(jué)慧劣故”,覺(jué)性的智慧、智能不夠,也就是福德不夠。你們不肯修行嘛,拜佛也不肯拜,念經(jīng)也不肯念,認為這些是小法,你們是修大法的。上殿、課堂都不愿意學(xué),“哎,這是小善、小法,我們是讀書(shū)人。”呵,小善都不能為,何況大善啊。這就是心“闇鈍”,“覺(jué)慧劣故”,因此,聽(tīng)進(jìn)了“不能領(lǐng)受”。利根智慧,聽(tīng)到善知識講,一看一句話(huà),汗毛就立起了,許多人是一看經(jīng)就開(kāi)悟了,那是利根。

        為什么學(xué)佛學(xué)那么久,你們佛學(xué)院、院佛學(xué)的都搞過(guò)的,有什么用?自己要反省。那么,為什么自己智慧會(huì )“闇鈍”?福報不夠,福德不足。為什么福德不足?一點(diǎn)善行都沒(méi)有,起心動(dòng)念處處犯過(guò)。所以你們要聽(tīng)經(jīng)啊,彌勒菩薩罵你的,不是我罵啊,你不要把帳記在我頭上。光說(shuō)老師會(huì )罵人,我從來(lái)也沒(méi)有罵過(guò)人啊,不是人我才罵,我哪里罵過(guò)人?從來(lái)不罵人。你現在看,彌勒菩薩在罵你。

        “五雖有智德,然是愛(ài)行多求利養恭敬過(guò)失。”你要看到啊,你們修世間法的,讀書(shū)研究世間心理行為的,聽(tīng)佛經(jīng)有什么好處呢?你將來(lái)當領(lǐng)袖、單位主管,管理大眾時(shí)就會(huì )看到,有些人也有智慧、聰明,有“智德”,這個(gè)“德”字不包括福德,是“智德”,不是“福德”,智慧很高。智慧高的人欲望就大,他貪什么?“愛(ài)行”,他喜歡愛(ài)什么?“多求利養恭敬”,貪求利養,哪里有好吃的、好穿的,看看多賺兩個(gè)錢(qián)吧,貪求“利養”。

        貪求名跟利當然很可怕,貪求“恭敬”一樣可怕。要人家看得起我,然后,“格老子的,我本來(lái)不錯嘛,你們這些同學(xué)怎么看不起我?你看不起我,格老子我也看不起你!”你們有沒(méi)有這個(gè)心理?你們沒(méi)有?有?還好,還能夠點(diǎn)頭,有救了。

        不但是我們,你看那個(gè)狗都有這樣心理,你踢它一腿,“汪!”它就是這個(gè)心理,“格老子,你踢我?”尤其是那個(gè)老虎狗,不然你跑到那個(gè)狗園試一下看。那個(gè)狗啊,你逗它一下,它對你很親善,因為它要人恭敬它、愛(ài)它,愛(ài)它就是恭敬。

        所以我們要檢查自己啊。什么叫“恭敬”?是希望人家重視我,你們叫做自尊心。什么叫自尊心?修行哪里要自尊心?要學(xué)極謙虛的心,因為我都空了,你看得起、看不起我是一樣的。還要看得起你,你才修行;看不起你,因此自尊心受傷害了,不修行了——那你滾蛋!那還能學(xué)佛?!第一條就犯了貪求“恭敬”,懂了吧?有些人:“我也不貪求利養,我也不貪求恭敬。”呵,不恭敬,哪個(gè)居士來(lái),“學(xué)佛?”“哎,不要客氣。”心里還有蠻舒服的,冰激凌雖然冰牙齒,吃到,心頭還是蠻涼快的——有這么一點(diǎn)就完了。所以,有些人智慧不錯,說(shuō)也會(huì )說(shuō),講也會(huì )講,想也會(huì )想,有一點(diǎn)自得,“然是愛(ài)行多求利養恭敬”,因此絕不能得定,有這個(gè)“過(guò)失。”

        “六多分憂(yōu)愁,難養難滿(mǎn),不知喜足過(guò)失。”有些人天生內向,世間法講不能說(shuō)他錯啊。在這里大廈住著(zhù),大乘學(xué)舍有什么不好?有吃、有住、有拿、有聽(tīng),哪樣不好?“是啊,好是好,我就怕以后怎么辦?下學(xué)期還不曉得辦不辦?”呵,他今天過(guò)了,明天床上爬不爬得起來(lái)都不知道呢,還憂(yōu)愁到明年去了。“憂(yōu)愁”,這是一種。

        “難養”,“好是好啊,大乘學(xué)舍他們的素菜啊,營(yíng)養恐怕不夠吧?”那明天給你加一點(diǎn)營(yíng)養。“哦,維他命多了一點(diǎn),維他命C好像又少了一點(diǎn)吧?”“難養”。

        “難滿(mǎn)”,永遠不滿(mǎn)足,你說(shuō)功課太多了,下個(gè)禮拜少開(kāi)兩課了。已經(jīng)少開(kāi)兩課了,夠不夠?再休息四周時(shí)間。“夠了。不過(guò),好像看電視的時(shí)間沒(méi)有,最好能再多一點(diǎn)。”永遠不能滿(mǎn)足。

        我不給你們講,你們經(jīng)典都會(huì )看,我講了以后,你們的經(jīng)典為什么都看得發(fā)光了,對不對?因為你們的眼睛沒(méi)有我的眼睛深入,你們戴八只眼鏡也進(jìn)不去,懂了嗎?所以,我們看到這些經(jīng)典汗直流!看到這些自己不好意思,每一條都犯;你們看了,這些都過(guò)去了,“看過(guò)了沒(méi)有?”“看過(guò)了。”你們仔細看看,沒(méi)有一個(gè)字不使我們痛的!沒(méi)有一個(gè)字不打我們的!你看我們怎么學(xué)佛?!沒(méi)有一種德行夠的!對不對?

        他說(shuō)第六種,“多分憂(yōu)愁,難養難滿(mǎn)”,頭陀行是要滿(mǎn)足啊,知足常樂(lè )。“不知喜足”,不滿(mǎn)于現實(shí),不安于現實(shí)。由于這個(gè)“過(guò)失”,因此不能得定。

        “七即由如是增上力故,多諸事務(wù)過(guò)失。”由于上面這些心理行為的不對,“增上力故”,格老子,越想越不對。本來(lái)這里還馬馬虎虎,可以住住,后來(lái)越看越不對,都不合于我的意。我看這個(gè)環(huán)境不好,我還是到山上找個(gè)茅棚吧。再不然,我找個(gè)圖書(shū)館吧。別人多好,住個(gè)茅棚……想象中的另外一個(gè)地方都比這里清凈。“此山看到那山高,到了那山心又焦”,人生永遠不會(huì )滿(mǎn)足。所以,“增上力故”,自己錯誤的觀(guān)念越碰越厲害。因此修行的時(shí)間少,想世間事情的時(shí)間多,越來(lái)“事務(wù)”越增加。本來(lái)自己一個(gè)人住茅棚,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自己煮飯自己吃,已經(jīng)夠累了。到了這里有洗衣機,不要自己洗了,但是啊,“洗衣機不大好,恐怕有新牌子的?”打電話(huà)問(wèn)問(wèn)看,問(wèn)不到,再問(wèn)人家,反而因這些增加了事務(wù)。人的“事務(wù)”越來(lái)越多,心里不能平靜,所以不能得定。

        先休息一下吧,不休息等一下就不能得定了。那么快啊,一個(gè)鐘頭只講了七條啊。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