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凈土宗 > 凈土旨歸 >

      慈母虔誠念佛,終微笑往生凈土

        母親俗名李香云,法名勝修,生于一九二七年農歷九月初三,四川省仁壽縣農旺鎮黃坳村七組人。母親從二〇〇七年開(kāi)始念佛,二〇〇八年八月皈依三寶,皈依后堅持吃長(cháng)素,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于二〇一八年農歷正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時(shí)二十三分安詳往生,世壽九十一歲。

      敦倫盡分,培植福德

        母親心地善良,性情溫和,為人謙卑,從不與人發(fā)生爭執;孝敬長(cháng)輩,尊重丈夫,愛(ài)護子女。平時(shí)稍有好吃的,總是先端給爺爺奶奶吃,然后我們才吃。奶奶生病時(shí),一直是她守候在身邊,端飯送藥,細心照顧,直到送終,深受親友們的贊譽(yù)。

        無(wú)論是家務(wù)還是農活,母親都能吃苦耐勞,盡心盡力,任勞任怨。她生活簡(jiǎn)樸,勤儉持家,同時(shí)又樂(lè )善好施,凡是家里有好的東西,總喜歡與人分享。她見(jiàn)路邊雜草深了,行人來(lái)往不便,就將草割掉,讓人行走方便。母親的諸多善舉,深受村里人的尊敬和好評。

        每逢初一、十五,或佛菩薩圣誕日,母親都堅持去寺廟燃香,參加法會(huì ),供養三寶。母親還喜歡放生,凡是寺廟放生,總是積極參加。在臨終前,她將平時(shí)兒孫們給的零用錢(qián)兩千六百元全部拿出來(lái),用于放生。

      信愿堅定,老實(shí)念佛

        母親思想單純,老實(shí)聽(tīng)話(huà),平日我們給她講西方極樂(lè )世界,寶樹(shù)參天,黃金為地,七寶合成,蓮華化生,思衣得衣,思食得食,無(wú)有眾苦,但受諸樂(lè );只要往生極樂(lè )世界,就能了脫生死,離苦得樂(lè )等,她聽(tīng)了之后,堅信無(wú)疑,心生歡喜。并發(fā)愿說(shuō),弟子勝修,今生一定要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一定要到阿彌陀佛老人家身邊去修行成佛,早日回來(lái)度眾生,以報佛恩。

        母親信愿堅定,在修持方面也很用功。她皈依時(shí)已是八十余歲的老人了,雖然從未讀書(shū)識字,但不僅能記清佛菩薩的名號,而且能背誦“阿彌陀佛身金色”起句的贊佛偈、三皈依以及“愿生西方凈土中”和“愿以此功德,莊嚴佛凈土”起句的回向偈。她皈依近十年來(lái),始終堅持每天上香、供佛、禮佛、念佛、發(fā)愿、回向、三皈依、感恩,認真做早晚課。她有時(shí)去我妹妹家,因妹妹家沒(méi)有佛堂,她就面向西方,堅持做早晚課,從未間斷。直到二〇一八年元旦以后,她由于體力不濟,不能上樓進(jìn)佛堂做早晚課,才改為每天念佛回向。

        母親念佛老實(shí)認真、懇切至誠,無(wú)論嚴寒酷暑,每天都要掐佛珠念佛二至三萬(wàn)聲。夏日天氣再熱,中午也不休息,堅持念完定數;冬天寒冷,手指凍麻木了,也要堅持念完。每天除念完二至三萬(wàn)聲佛號外,晚上還要繼續念佛,念疲倦了才睡覺(jué),睡醒了又念,念累了又睡,就這樣堅持不懈地念佛十余年。

        母親除了念佛外,對世間的事情從不關(guān)心,從不與人閑談;對五欲六塵很淡薄,少欲知足;對子孫后代的事了無(wú)牽掛。所以,她平時(shí)思想安定,心態(tài)平和,念佛至誠老實(shí),修行平實(shí)無(wú)華。

      仗佛慈力,安詳往生

        二〇一八年元旦以后,母親由于年老,胃功能衰退,飲食減少,服藥后亦不見(jiàn)好轉。春節后,吃稀飯也不消化,打嗝吐痰,胃很難受,服藥仍無(wú)效果。后來(lái)她主動(dòng)要求停藥停食,每天只是喝水。這時(shí),我們主動(dòng)與江西廬山東林寺助念團的師父聯(lián)系,咨詢(xún)臨終助念的要求和注意事項。通過(guò)大安法師對其母親臨終關(guān)懷、使之順利往生的啟示,并遵循東林寺助念團師父的指導,我們兄弟姊妹四人輪流為母親采取護理性助念。

        為了不受外界干擾,我們把家里的大門(mén)關(guān)上,消息不外傳,讓母親安心念佛。我們晝夜二十四小時(shí)佛號不斷,母親睡覺(jué)時(shí),佛號聲音就小一點(diǎn),讓她安靜睡覺(jué);醒來(lái)后佛號聲音就大一點(diǎn),提示她念佛。我們鼓勵她,在這關(guān)鍵時(shí)刻念佛,比任何時(shí)候念佛都管用,哪怕能念一聲也要念,一定要念佛、想佛,專(zhuān)心聽(tīng)我們給她念的佛號,其他不要牽掛。我們還不失時(shí)機地鼓勵她一定要堅定信愿,今生一定要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堅信阿彌陀佛一定會(huì )來(lái)接引。我們還提醒她,看到阿彌陀佛與諸圣眾或蓮華來(lái)時(shí),就馬上上蓮臺,除此之外,任何人來(lái)接引都不要跟著(zhù)走。

        母親停食后,喝水也打嗝吐痰,胃特別難受時(shí),她曾三次喊:“阿彌陀佛,您老人家一定要早點(diǎn)來(lái)接我,我再也不想受輪回的苦了!”在此期間,我們曾多次跪在佛前,祈求佛力加被,祈求阿彌陀佛早日接引母親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直到臨終前兩天,母親在佛力加持下,水也不喝了,也不打嗝吐痰了,念佛也好多了。在停食并助念十二天后,到農歷正月二十四日早上八點(diǎn)多鐘,母親仍然頭腦清醒,堅持念佛憶佛。見(jiàn)她使勁往上提氣,臉色通紅,我們兄弟姊妹一起齊心大聲念佛,并至心祈求阿彌陀佛快來(lái)接引母親往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到上午九點(diǎn)二十三分,母親在念佛聲中,面帶笑容,安詳往生。

        我們繼續助念八小時(shí)后,母親仍面帶微笑,全身柔軟,頭頂溫熱。我們又繼續助念二十四小時(shí)后,才給她擦洗換衣。經(jīng)常給亡人換衣服的兩個(gè)人說(shuō),她們?yōu)椴簧偻鋈藫Q過(guò)衣服,從來(lái)沒(méi)見(jiàn)過(guò)像我們母親這樣面容安詳、全身柔軟的,念佛往生的人真和一般亡人不一樣。

        母親往生后第四天,前來(lái)參加葬禮的家親眷屬們與遺體告別時(shí),看到母親面容安詳,不少人去摸她,仍然全身柔軟。人們都贊不絕口地說(shuō),他們過(guò)去從未見(jiàn)過(guò)往生是什么樣子,現在親眼看到母親念佛往生后的瑞相,確信阿彌陀佛的慈悲愿力不可思議、真實(shí)不虛。

        農歷正月二十七日上午母親出殯。當天陽(yáng)光燦爛,天空格外晴朗,參加葬禮的人們護送母親靈柩到本村墓地進(jìn)行土葬。我們繼續堅持為母親誦經(jīng)、念佛、禮佛四十九天,并將所做善事的功德一并為母親回向西方極樂(lè )世界,祈求佛力加持母親蓮品增上。

      佛力加持,度化眾生

        母親往生西方的事實(shí)再次證明,眾生只要具足信、愿、行三資糧,老實(shí)念佛,臨終皆可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大慈父阿彌陀佛不僅接引母親往生西方,還以此因緣度化了更多的眾生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我們兄弟姊妹中,除我和德清倆信佛念佛外,其余幾人過(guò)去都不太信佛。由于母親往生的因緣,他們都開(kāi)始向母親學(xué)習,表示要皈依三寶,信愿念佛,求生西方。家親眷屬和村里一些人也表示要信佛念佛,求生西方極樂(lè )世界。

        母親的往生,不僅使我們更加堅定了往生的信心,還使我們體會(huì )到:

        一、無(wú)論男女老少、貧富貴賤、根器利鈍,只要信愿堅定,至誠懇切,老實(shí)念佛,具足信、愿、行三資糧,一心靠倒阿彌陀佛,將全部身心交給阿彌陀佛,就能時(shí)時(shí)處處得到大慈父阿彌陀佛慈悲愿力的加持攝受,臨終時(shí)定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

        二、印光大師在《臨終三大要》中開(kāi)示,子女幫助父母助念,做好臨終關(guān)懷很重要。印光大師說(shuō),父母在臨命終時(shí),子女要善巧開(kāi)導安慰,令父母生起正信;子女要換班助念,提醒父母放下萬(wàn)緣,一心念佛;切戒搬動(dòng)哭泣,以防誤事。我們在為母親助念的過(guò)程中,都是按照印光大師的開(kāi)示操作的,從而保證了母親臨命終時(shí)能夠一心念佛,順利往生。

        三、一定要發(fā)自利利他之菩提心。我們念佛往生,不僅是為了自己了脫生死,離苦得樂(lè ),還要祈求佛力加持,隨分隨力地勸導、感化更多的眾生信愿念佛,往生西方,乘愿再來(lái),度化無(wú)量無(wú)邊的眾生。

        祈愿一切眾生皆信愿念佛,同生西方,皆成佛道!

        南無(wú)阿彌陀佛!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