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凈土宗 > 凈土旨歸 >

      如何修法才能得神通?神通怎么修?

      元音老人:如何修法才能得神通?神通怎么修?

        像我們心中心法,也是為了開(kāi)智慧成佛。六個(gè)印有不同的作用,第二印可以消業(yè)障,治毛病,也可以開(kāi)天眼。開(kāi)天眼就能看見(jiàn)佛、菩薩、地獄、鬼道與十方世界。但是你不要怕,一切相都是你自己,怕的話(huà),就不要用。

        從前有個(gè)人想開(kāi)天眼,第二印結了一年,一下子他看到了伏魔金剛神,那樣子很可怕,他一下子嚇壞了,嚇得魂不附體,發(fā)神經(jīng)病而后死了。所以心不空,不要開(kāi)天眼,以免闖禍喪生。

        上海有個(gè)人修其它密法的,打坐中見(jiàn)到佛、菩薩,心生歡喜,忽然想起有些魔也會(huì )化成佛、菩薩的樣子來(lái)迷惑人,就去問(wèn)他的師父如何辨別佛和魔。他的師父對他說(shuō):‘要試真假,只要念‘嗡阿吽’來(lái)考驗他,真的佛就不會(huì )逃走,假的就站不穩了。’他聽(tīng)師父的話(huà),當再度見(jiàn)到佛現前時(shí),遂念‘嗡阿吽’考驗他,見(jiàn)佛沒(méi)動(dòng)。他開(kāi)心了,以為這是真佛,每天打坐,每天見(jiàn)到佛、菩薩,開(kāi)心得很,哪知一住相,魔即趁虛而入。一天上座,突然出現很可怖的形像,伸出尖利的鋼爪來(lái)抓他,他一下子嚇壞了,神經(jīng)出了毛病。就此瘋狂,不省人事。這是他的師父害了他。應該于見(jiàn)到任何相時(shí)都不去管它,只給它個(gè)不理、不睬,好的既不喜,壞的也不怕,心不動(dòng)搖,什么事也沒(méi)有。

        我們有一個(gè)師兄弟,打坐時(shí)看見(jiàn)一只扇子大的大毛手,悶在他臉上,他心慌死了,趕緊持咒,這個(gè)咒、那個(gè)咒,所會(huì )的咒都念光了,大毛手也沒(méi)有去掉。他轉念一想:去不掉就算了,反正肉身是假的,法身是不壞的,隨它去好了。這樣心空不動(dòng),大毛手就沒(méi)有了。所以見(jiàn)境心不能動(dòng),既不要怕,也不要喜,打坐當中各種境界都會(huì )有,千萬(wàn)不要動(dòng),不要怕。

        再講個(gè)例子,有個(gè)北京人家里有十幾間房子,有一間房子專(zhuān)門(mén)擺箱子的。有一天,他在自己房里打坐,出定時(shí)突然發(fā)現自己到了擺箱子的房間里去了。因外面鎖著(zhù),他出不來(lái),在里面叫,家人來(lái)開(kāi)門(mén),問(wèn)他怎么到了這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這是他從前動(dòng)過(guò)心,想這個(gè)放衣服的房間清靜好坐的,打坐時(shí)入定了,心印和慧心所相合,一下子就過(guò)去了,因為他入定時(shí)心空了,人身相沒(méi)有了。所以能穿墻入壁,我們能得神通就是這個(gè)道理。心真空了,神通自然發(fā)現。

        像鳩摩羅什小的時(shí)候,隨他媽媽到廟里燒香,他把大香爐一下子舉了起來(lái)。過(guò)后,他想:‘怎么我這個(gè)小小年紀能舉起這么重的東西?’心動(dòng)了,再舉,舉不起來(lái)了。心一生,就有礙,舉不起來(lái)了。同樣,李廣打獵,看到草叢中有一塊大石頭,以為是老虎,‘啪’一箭射進(jìn)去。走近一看,哎呀!不是虎,是大石頭!大石頭怎么箭會(huì )射進(jìn)的?再射,射不進(jìn)去了。我們的心力就有這么大!像前面說(shuō)的:生公說(shuō)法,頑石點(diǎn)首。就因為他心量廣大。凡夫的心太狹小了,只能遍自己肉體而不能動(dòng)其他。

        所以,我們要法身向上,要鍛煉,印開(kāi)狹窄的‘朱點(diǎn)’,才能起大用。坐在黑山背后,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也不會(huì )成功的。

        杭州天目山有個(gè)高峰禪師,參禪時(shí)總要打瞌睡。他想:“這樣幾時(shí)才能成道?到倒掛蓮花上去參!”倒掛蓮花是個(gè)懸崖峭壁,立在上面,就要小心謹慎,偶一大意,就會(huì )掉下去,有粉身碎骨的危險。他想這樣參禪,必會(huì )提高警惕,不再打瞌睡了。但他睡習很重,站在峭壁上還是打瞌睡,一下子卜隆冬掉下去了,“哎呀!不好了,這下沒(méi)命了。”結果安然無(wú)恙!睜眼一看,一個(gè)金甲神拿著(zhù)降魔杵站在他面前,“這不是韋馱菩薩嗎?”他想。這位來(lái)者正是韋馱菩薩!他忽生一念,對菩薩說(shuō):“韋馱菩薩,你來(lái)給我護法,大概像我這樣用功的人還很少吧!”韋馱菩薩說(shuō):“像你這樣用功的多如牛毛,你發(fā)這種貢高我慢之心,我一百劫也不來(lái)管你。”說(shuō)完隱去了。

        他聽(tīng)了懊悔不及,只能坐在那里哭:“這下壞了!沒(méi)菩薩保佑我,怎么修法?”哭了一陣,想:“我當初修道也沒(méi)有想著(zhù)依仗韋馱菩薩保護我,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當他沒(méi)有好了,再站上去修!”修啊,修啊,人一恍惚,又跌落下去了,以為這回可真沒(méi)命了,結果又安然無(wú)恙。他睜眼一看,又是韋馱菩薩在面前。他斥責菩薩說(shuō):“哎呀!你這菩薩打妄語(yǔ),說(shuō)一百劫不來(lái)保護我,怎么又來(lái)了?”韋馱說(shuō):“你這個(gè)小子不懂事!楞嚴經(jīng)》上說(shuō)的‘一念頓超百萬(wàn)劫’,一念勇猛心可超過(guò)百萬(wàn)劫。你別說(shuō)這一百劫,就是百萬(wàn)個(gè)劫早就過(guò)去了。”“噢,我糊涂!頂禮,頂禮。”高峰深自愧疚地謝罪,更精進(jìn)用功,后來(lái)成為臨濟宗的元代大德。

        經(jīng)過(guò)灌頂傳授,就有護法神保護你,你們不用功,他們會(huì )哭的。你們得了大法,不珍視好好用功,辜負佛、菩薩的一片深心,太可惜、太愚昧無(wú)知了。上海有個(gè)弟子,印結錯了,聽(tīng)邊上有人說(shuō):“印結錯了。”他嚇了一跳,“是誰(shuí)在和我說(shuō)話(huà)?”向左右一看,一邊站一個(gè)人青面,一邊站一個(gè)人紅面,他嚇壞了。這是護法神現相指正他的錯誤,鼓勵他好好用功修法。所以你們得法后,要打起精神,好好用功,千萬(wàn)不可輕忽,辜負了佛、菩薩的恩德。(凈土宗大德元音老人)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