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佛教名詞 >

      【痛苦】痛苦是什么?人為什么會(huì )痛苦?

      【痛苦】痛苦是什么?人為什么會(huì )痛苦?

      痛苦

        痛苦,一種廣泛的而復雜的人類(lèi)感受,意指會(huì )讓人經(jīng)驗性地感到不舒服、不快樂(lè )等負面情緒的任何事物,它通常與受傷,或會(huì )讓你受到傷害的威脅連結在一起。肉體受到傷害而產(chǎn)生的痛苦感受,通常被稱(chēng)為疼痛。

      人為什么會(huì )痛苦?

        人從哇哇墜地到老死病榻最多不過(guò)百年,這在歷史長(cháng)河里只不過(guò)是短暫一瞬。人的一生無(wú)時(shí)不與痛苦相伴,少時(shí)有少時(shí)的痛苦,青年有青年的痛苦,中年有中年的痛苦,老年有老年的痛苦,人的一生就是在痛苦中掙扎;仡人生,真可謂是“人生苦短”。

        那么痛苦從何而來(lái)呢?欲。欲望。沒(méi)完沒(méi)了的欲望。曾有智者說(shuō):“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錯誤的東西,與其說(shuō)是別人讓你痛苦,不如說(shuō)是你自己讓自己痛苦。”這話(huà)說(shuō)得對,恰如其分。其實(shí)就是這樣,欲越盛,苦越多;欲與苦伴,苦與欲連;苦隨欲而來(lái),苦也隨欲而去;無(wú)欲則無(wú)苦,無(wú)苦即得樂(lè )。

        人,都會(huì )有欲望。欲望是人性的組成部分,是人類(lèi)與生俱來(lái)的。它是本能的一種釋放形式,構成了人類(lèi)行為最內在與最基本的根據與必要條件。在欲望的推動(dòng)下,人不斷占有客觀(guān)的對象,從而同自然環(huán)境和社會(huì )形成了一定的關(guān)系。通過(guò)欲望或多或少的滿(mǎn)足,人作為主體把握著(zhù)客體與環(huán)境,和客體及環(huán)境取得同一。在這個(gè)意義上,欲望是人改造世界也改造自己的根本動(dòng)力,從而也是人類(lèi)進(jìn)化、社會(huì )發(fā)展與歷史進(jìn)步的動(dòng)力。

        但是,作為一種本能的欲望,無(wú)論是生理性或心理性的,不可能超出歷史的結構,它的功能作用是隨著(zhù)歷史條件的變化而變化的。因此欲望的有效性與必要性是有限度的。滿(mǎn)足不是絕對的,總有新的欲望會(huì )無(wú)休止地產(chǎn)生出來(lái),所以欲望是無(wú)休止的,永遠不能滿(mǎn)足的,這就必然會(huì )引發(fā)出許多難以調節的心理矛盾和社會(huì )矛盾。

        凡人有欲望是正常的,但應該是有限度的。欲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貪欲。貪欲是萬(wàn)惡之源,萬(wàn)苦之根。解決貪欲的問(wèn)題沒(méi)有別的辦法,只有戒欲。佛教的基本教義就是戒欲。我們學(xué)佛學(xué)的就是戒欲。我們步入佛門(mén)的第一堂課:三皈五戒,就是講怎樣戒欲。

        這世間,人皆有欲,有欲故有求,求不得故生諸多煩惱,煩惱無(wú)以排遣故有心結,有了心結人就陷入“無(wú)明”狀態(tài)中,從而造下種種惑業(yè)。戒欲,是指要戒除的那些超出合理范圍(人生存、生活的基本需求)以外的貪欲。

        欲,要從眼、耳、鼻、舌、身、意戒起,從不殺生、不盜竊、不邪淫、不妄語(yǔ)、不飲酒戒起。戒欲,要打“主動(dòng)仗”,要從心而戒,只有心清凈了,欲才能調伏。戒欲,要打“持久戰“,克服貪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個(gè)長(cháng)期的修行課題,這個(gè)課題可能要一直做到死,甚至死了還要做。

        讓我們把欲望壓縮到最小最小,把無(wú)我放大到最大最大,在無(wú)限的空靈中回歸自我。讓我們放棄貪欲,尋找清凈,享受無(wú)欲之妙,明心見(jiàn)性,菩提得渡,離苦得樂(lè )。

      痛苦詳細解釋

        1.指人心理感到難過(guò)或不愉快而表現出來(lái)的一種心理。

        漢王充《論衡·變動(dòng)》:“李斯、趙高讒殺太子扶蘇,并及蒙恬、蒙毅,其時(shí)皆吐痛苦之言。”《隋書(shū)·儒林傳·王孝籍》:“痛苦難以安,貧窮易為蹙。”魏巍《壯行集·祝福走向生活的人們》:“懂得了生活就是斗爭,就不會(huì )因一點(diǎn)點(diǎn)小的挫折而痛苦。”

        2.使身體或精神感到非常難受的事。

        巴金《家》三:“‘你也有痛苦?你有什么痛苦?’ 覺(jué)民 驚訝地問(wèn)。”老舍《全家!返诙唬“據我看,他們都不光為顧全封建性的那點(diǎn)體面,而是有實(shí)在說(shuō)不出口的痛苦!我們必須幫助他們解除了痛苦。”楊沫《青春之歌》第一部第五章:“隱隱的幸福和歡樂(lè ),使 道靜 暫時(shí)忘掉了一切危難和痛苦,沉醉在一種神妙的想象中。”

        3.疼痛苦楚。

        《古今小說(shuō)·吳保安棄家贖友》:“那新丁最?lèi),差使小不遂意,整百皮鞭,鞭得背部青腫,如此已非一次。仲翔熬不得痛苦,捉個(gè)空,又想逃走。”《說(shuō)岳全傳》第七三回:“只見(jiàn)黑風(fēng)滾滾,飛戈攢簇其身,痛苦非常,血流滿(mǎn)地。” 清劉大櫆《方氏庶母傳》:“及大夫病且革……﹝ 林氏 ﹞因割肉和藥以進(jìn)。蓋 林氏 固知大夫疾不起,而心冀其生,不自知其痛苦也。”

        4. 指使疼痛苦楚。

        晉葛洪《抱樸子·博喻》:“忍痛苦之藥石者,所以除伐命之疾。”

        5.猶沉痛,深刻。

        毛澤東《我們黨的一些歷史經(jīng)驗》:“對民族資產(chǎn)階級要采取‘又團結、又斗爭’的政策……只有斗爭,不要團結,是‘左’傾錯誤;只有團結,不要斗爭,是右傾錯誤。這兩種錯誤我們黨都犯過(guò),經(jīng)驗很痛苦。[1]  ”

      其他相關(guān)

        精神痛苦≥肉體痛苦

        詩(shī)人千百年來(lái)就一直在向我們傾訴愛(ài)情帶來(lái)的痛苦磨難,F在科學(xué)家證明,這原來(lái)不光是想像的東西,而是確實(shí)可以用儀器檢測出來(lái)的事實(shí)。

        “你跟感情受到創(chuàng )傷的人交流,經(jīng)常都會(huì )聽(tīng)他們用描繪肉體感覺(jué)的字眼訴說(shuō)精神痛苦,諸如腦袋要炸開(kāi)了,腸子要攪斷了等。其實(shí)這兩種疼痛有很多雷同。”位于蘇格蘭阿伯丁市羅伯特·格登大學(xué)的創(chuàng )傷研究中心主任戴維·亞歷山大教授多年來(lái)幫助許多人治愈了自然災害和工傷事故所造成的心理創(chuàng )傷。他對這種發(fā)現絲毫不感到驚訝。

        美國加州大學(xué)神經(jīng)科學(xué)家瑪麗·弗朗西絲·奧康納,近年來(lái)一直推動(dòng)對情感痛苦的研究。她說(shuō),“我們現在終于進(jìn)入了可以觀(guān)察大腦與情感關(guān)系的年代。”她在加州大學(xué)的同事內奧米·艾森伯格利用大腦掃瞄,確定了大腦內感受精神痛苦的區域。

        艾森伯格利用專(zhuān)門(mén)設計的電子游戲,故意讓做游戲者感到自己受到旁人的冷落排斥,使得他們受到感情上的痛苦。同時(shí)對他們進(jìn)行的大腦掃瞄顯示,這時(shí)的疼痛反應與肉體疼痛反應非常相似,都呈現在大腦的疼痛感覺(jué)區域——“前扣帶回皮層”。

        為什么會(huì )這樣呢?艾森伯格的解釋是,社會(huì )關(guān)系對于人類(lèi)的生存是至關(guān)重要的。在危險時(shí)刻,單獨一個(gè)人難以生存下去,但是結為集體的話(huà),機會(huì )就大一些。“形成社會(huì )依賴(lài)體制,并且把這種體制的運作施加在肉體疼痛感覺(jué)之上,有助于確保我們和周?chē)娜吮3志o密關(guān)系。”

        艾森伯格說(shuō),肉體疼痛警告我們不要做這樣或那樣危害身體的事情,譬如腳受傷了就不要用它走路。情感的疼痛也能起到類(lèi)似的警告作用,“就好比是告訴你,以后要盡量躲開(kāi)能讓人精神痛苦的事情。”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