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mivnu"></pre>

      <track id="mivnu"></track>
      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佛骨舍利 > 肉身舍利 >

      彌光老和尚金身供奉在哪里?彌光法師的事跡

      彌光老和尚金身供奉在哪里?彌光老和尚金剛不壞之身圖

      彌光法師簡(jiǎn)介

        彌光法師(1912—2008),著(zhù)名佛學(xué)家,是虛云老和尚的法子之一,是我國成就金剛不壞之身的高僧之一。于2008年5月25日圓寂于江西云居山真如禪寺,世壽98,僧臘62秋,戒臘57夏。彌光法師在民國三十四年,于衡陽(yáng)市南岳獅子巖寺禮上鏡下明大師出家,法名昌金,字彌光。1951年(佛歷2978年),農歷六月初八日,在廣東省乳源縣云門(mén)山大覺(jué)禪寺虛云老和尚座下受沙彌戒;農歷六月十五日,受比丘戒;農歷六月十九日,受菩薩戒。圓滿(mǎn)受持三壇大戒,獲賜戒牒。彌光法師曾為揚州高旻寺首坐,云居山真如禪寺西堂。

      彌光老和尚金身供奉在哪里?

        彌光老和尚金身供奉在武漢石觀(guān)音寺。2011年10月16日晚上,在武漢市黃陂區六指街石觀(guān)音寺,圓寂三年多坐缸的彌光老和尚開(kāi)缸,發(fā)現老和尚遺體非常完好,皮膚還有彈性,當初裝缸時(shí)候是光光的頭,開(kāi)缸時(shí)已長(cháng)出很長(cháng)的頭發(fā),胡子、指甲也長(cháng)出很長(cháng),尤其奇特的是裝缸時(shí)候,老和尚的雙手是交叉的,所結為彌陀定印,變成了降魔印大幅度的不同,請來(lái)開(kāi)缸和處理遺體的九華山工人也大為贊嘆,說(shuō)是這次老和尚的遺體,比他們之前處理的六尊肉身,都要完好得多。

        2008年5月23日至24日,老和尚遍辭云居全山大小執事僧,自言即將圓寂,以后不再共住,要求坐缸,不要火化,并留遺囑云:“佛法難聞,修行不易,勸汝后人,莫當兒戲!”5月25日老人在吉祥獅子臥中趣入涅槃,法體由諸弟子轉至武漢黃陂石觀(guān)音寺成功坐缸。

        入缸時(shí),老人結彌陀定印,身體光鮮潔凈,肌膚如同嬰孩,神態(tài)安詳,呈入定狀,全無(wú)異味,身溢余香,干凈灑脫,現未曾有,親近諸人,嘆為希逢!2011年10月16日,歷時(shí)三年半坐缸后,老人慈顏再現,圓滿(mǎn)出缸,跏趺莊嚴超于生前,已經(jīng)成就金剛不壞。

      彌光法師的事跡

        彌光法師(1912—2008),俗名王興遠,衡陽(yáng)人,1912年農歷十一月初五日出生于衡州府(今衡陽(yáng)市),天資清秀伶俐,父母極為憐愛(ài)。舉家以水運買(mǎi)賣(mài)陶瓷等生活器皿為生,往返于湖南、湖北之間 。

        1921年10歲,入私塾?嘧x四年后輟學(xué),隨父母至湖北公安縣架渡船為生 。

        1925年14歲,離俗家,至公安縣新口鎮某寺院出家,被父母強行逐回,剃度未成。此后,舉家遷至湖北公安縣,棄水運而以種田為業(yè) 。

        1931年20歲,自購小船,與父親一起做水上零售生意,往來(lái)于衡陽(yáng)及湖北漢口之間 。

        1936年25歲,于衡陽(yáng)市南岳獅子巖皈依有道高僧鏡明老和尚,做在家居士,平日以念佛為功課 。

        1942年31歲,在閘盒口鎮開(kāi)衡興遠鍋瓷南貨店 。

        1944年33歲,有家人因肺病亡故,繼而生母病危,日夜持念大悲咒,使一杯清水變?yōu)槿榘咨腆w,無(wú)法倒出。雖然感應超常,但終不抵人生無(wú)常,老母依然故去 。

        1945年34歲,父親故去。心痛欲絕,無(wú)心打理世事,親自搖船將三人靈柩運回老家衡陽(yáng),合葬在一個(gè)墳冢間。發(fā)出離心,依衡陽(yáng)市南岳獅子巖寺鏡明老和尚剃度,為沙彌,獲賜法名昌金,字彌光。經(jīng)恩師同意,于三位親人墳冢上搭起茅棚,以沙彌身份,開(kāi)始了三年多時(shí)間的守孝善行 。

        1946年35歲,茹素念佛守孝期間,寸步不離墳冢,日夜以持誦佛號為功課,念佛功夫已獲相應,深獲法喜。

        1949年38歲,守孝期滿(mǎn),彌光法師獲鏡明老和尚準許,為尋找虛云老和尚而前往曹溪南華禪寺常住 。

        1950年39歲,彌光法師離南華往云門(mén)寺追尋虛云老和尚,適逢李任潮等鄉紳信士共請虛云老和尚所興建的云門(mén)禪寺大開(kāi)法筵,彌光法師從此開(kāi)始了親近虛云老和尚的修行歷程。夏季某日,彌光法師夢(mèng)見(jiàn)六祖慧能大師親為披搭大紅祖衣,六祖無(wú)語(yǔ),師醒后理解為幻境,亦不以為然。又一夜,夢(mèng)自己身背云門(mén)文偃禪師過(guò)河,以雙手反托祖師雙腳,驚察云門(mén)祖師右腳有殘瘸,后查典章記載,果然相符。此后,常身心寧定,外緣不侵 。

        彌光法師 在大叢林堅持苦行,于大寮任火頭、菜頭或行堂,長(cháng)時(shí)間不上早殿,功課生疏,為眾人議論。某日在禪境中,忽然福至心田,身心洞徹,捧起功課本翻閱二十分鐘左右,便向大眾報喜,云:“由戒生定,從定發(fā)慧,佛語(yǔ)真實(shí)不虛!”在大眾面前持誦《楞嚴神咒》五會(huì ),一字都無(wú)缺錯。

        有一次,以大病在床七日七夜,心在定中,病愈起身,自覺(jué)剛過(guò)數秒鐘而已。此后書(shū)偈曰:

      六道輪回苦無(wú)邊,改頭換面如風(fēng)旋。

      背塵合覺(jué)尋歸路,學(xué)佛出塵了有期!

      百年光陰快如梭,仰射虛空箭還墮。

      中途有舍不投宿,夕陽(yáng)西墜悔后遲!

        又寫(xiě)道:

      龍脫金鎖鳳出龍,插翅飛騰太虛空。

      籠雞有食湯鍋近,野鶴無(wú)糧天地寬!

        又寫(xiě)道:

      本來(lái)億劫牟尼寶,虛空黃金買(mǎi)不到。

      歇心去惑觀(guān)自在,行住坐臥隨身跑。

        如上偈頌,清晰地表達出彌光法師樸實(shí)真切的禪門(mén)受用。

        1951年40歲,廣東云門(mén)寺 因受人誣報而遭受徹查,待風(fēng)波剛平,即有弟子祈求傳戒,虛云老和尚乃擬定農歷六月初八至六月十九傳授三壇大戒,受戒的僅有十二人,男眾十人,女眾兩人(其中一名陀光尼師,是彌光禪師的俗妹)。戒期間,優(yōu)曇缽花再度開(kāi)放,盛開(kāi)的有十一朵半,其中一朵開(kāi)一半即謝。戒場(chǎng)圓滿(mǎn)以后,彌光法師于佛前燃左手無(wú)名指,以身供佛。

        1952年41歲,虛云老和尚進(jìn)京,彌光法師 留云門(mén)寺,常年一件衲襖,在苦行單上為眾伏勞,任勞任怨,少言寡語(yǔ),不與人和,定功猶進(jìn),四季赤腳,不知冬夏。

        1953年42歲,是年七月 ,虛云老和尚上云居山重建真如禪寺,彌光法師于下半年趕到云居山,進(jìn)寺院時(shí)全寺才四名僧人。彌光法師全力護持道場(chǎng),時(shí)為虛云老和尚座下中堅弟子。不忌虛寒,破冰下水,肩擔背扛,皆在道中,整日勞作,如同轉瞬。整天擔負塘泥,天晚收坡,總以為剛剛出門(mén),每問(wèn)道友:“怎么剛出來(lái)就回去?”道友皆云:“擔了一整天,還以為剛出來(lái),彌光瘋了。”

        1955年44歲,彌光法師 因在云居山種水田而風(fēng)濕病日趨嚴重,雙腳肌肉嚴重萎縮,受虛云老和尚的指示,以下山針灸治病的因緣,到達揚州高旻寺住禪堂。因得良醫精心治療,風(fēng)濕病痊愈,功夫大進(jìn),卻又因“肅反”等運動(dòng),牽連很多人被強令還俗,老和尚也受到牽連,從此磨難不斷,但從不退失道念。此后,又經(jīng)受“破四舊”、“大躍進(jìn)”、“文化大革命”種種磨難。

        1966年55歲,被下放到農村 ,勒令還俗而堅持不肯,十三年放牛為業(yè),日出日沒(méi),遙望大河對岸禪門(mén)祖庭,苦心勵志,堅守宗門(mén),始終謹遵虛云老和尚教誨,舍命護法,決不脫下僧裝。即便在“文革”高壓之下,也絲毫不退道心,磨難越大,道念越堅。他時(shí)常自豪地向弟子們說(shuō):“文化大革命十年內亂,我放牛時(shí),經(jīng)常有人罵我,為什么不快點(diǎn)去死,我想,咱們才不死呢!我還要等佛教恢復。文革期間,我沒(méi)有脫過(guò)一天僧衣!”

        1976年65歲,為祈求喚醒佛教信仰復蘇 ,彌光法師舍命三步一拜,禮九華、普陀并沿途燃香供佛。

        1978年67歲,以中日建交因緣 ,鑒真大師像擬回國探親,彌光法師受命接待日本友好使團。在一次列隊迎賓時(shí),趙樸初陪同各國客人剛一進(jìn)寺,彌光法師竟頂著(zhù)天大的風(fēng)險上前握住趙樸初雙手,一邊寒暄,一邊有意拉開(kāi)僧袍,露出內里俗人的工作裝,向眾人顯示當時(shí)宗教政策尚未恢復。以此因緣,推動(dòng)了1980年揚州大明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實(shí),開(kāi)文革以后佛教寺院宗教政策開(kāi)放之先河。此后,為恢復揚州高旻寺而親上北京,在天安門(mén)懸血書(shū),請求恢復高旻寺道場(chǎng),最終圓滿(mǎn)所愿,使揚州的大明寺、高旻寺、旌忠寺、觀(guān)音寺全部落實(shí)宗教政策,為全國性落實(shí)各大寺院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打下了堅實(shí)的基礎。

        1983年72歲,宗教政策落實(shí)已成必然 ,彌光法師開(kāi)始苦行。自年中入關(guān)起,前后累計二十余載,常在關(guān)中,以悟道了生死為畢生追求。閉關(guān)期間,所有供養均委諸弟子印經(jīng)刻碑,使眾生菩提緣。凡有新侍者到來(lái),老和尚總反復囑托:“人生無(wú)常,我圓寂后一定要坐缸!”

        縱觀(guān)彌光法師一生,在叢林會(huì )下,一直在飯頭、菜頭、園頭、火頭等苦行單上,從不私蓄金錢(qián),所有供養均用于刻佛、印經(jīng),從不追逐執事、住持職位,甚至八十高齡返云居山,依然自種蔬菜,刨土挖地,不委他人 。

        2008年97歲,客居深圳期間,因路滑跌斷大腿骨,只能臥床。5月23日至24日,彌光法師遍辭云居全山大小執事僧,自言即將圓寂,以后不再共住,要求坐缸,不要火化,并留遺囑:“以后在供奉我的地方,要立這樣的對聯(lián):‘彌云普現大千世界,光明濟照萬(wàn)類(lèi)有情。’老朽世緣無(wú)多,生涯已盡,唯有一事掛懷:佛法難聞,修行不易,勸汝后人,莫當兒戲!吾一生護持佛法,不惜生命,為的后人有賢才出,佛法才有希望!”5月25日晚22時(shí)30分,彌光法師將身體調整為右側吉祥獅子臥,安詳圓寂。此后8小時(shí)至44小時(shí)之間,頭頂一直溫暖 。

        2008年5月27日午夜22時(shí)30分,由于坐缸需要,彌光法師遺體轉離云居山,至武漢石觀(guān)音寺進(jìn)行特殊安置。5月29日晚22時(shí)30分,彌光老和尚坐缸過(guò)程全部結束。近144小時(shí)酷暑及顛簸的惡劣條件下,彌光法師法體全無(wú)異樣,入缸狀態(tài)好于生前,神態(tài)安詳,呈入定狀,身體略有香氣,全無(wú)異味,無(wú)任何遺漏,干凈灑脫。老人結彌陀定印,身體光鮮潔凈,肌膚如同嬰孩。所有接觸到的出家男眾弟子,都深感希有難逢,得未曾有。之后,彌光法師法體在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六指鎮石觀(guān)音寺坐缸三年有余,其比丘弟子為之守孝,從始至終打理一切 。

        2011年10月16日晚,對于法體的檢視獲得了結論,已獲圓滿(mǎn)成就,舉行開(kāi)缸法會(huì )。彌光法師法體在石觀(guān)音寺啟現時(shí),坐缸現場(chǎng)奇妙異香陣陣撲鼻。彌光法師雖已圓寂三年多時(shí)間,但法體異常完好,肌膚彈性亦如生前。當初裝缸時(shí)的頭發(fā)、指甲現已長(cháng)得更長(cháng),且多呈金黃色,眉毛、胡須亦有生長(cháng)并變黑。尤為奇特的是:入缸時(shí)雙手交叉所結的彌陀定印,如今變成了右手覆于右膝、手指拄地的降魔印,較裝缸手印大為不同。生前摔斷的大腿骨,也全無(wú)傷痕顯露,跏趺而坐,法相莊嚴超于生前。眾弟子此時(shí)方知,恩師生前傷病,皆為調教弟子而作示現。請來(lái)開(kāi)缸和護理法體的九華山工人也感嘆,這是他們見(jiàn)到過(guò)的最為圓滿(mǎn)的法體 。

      精彩推薦
      天天操天天狠_亚1州区2区3区4区产品图片_成人免费无码H在线观看不卡_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