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華人佛教 > 佛教名詞 >

佛教常說(shuō)的【六道】是哪六道?佛教六道是什么?

佛教常說(shuō)的【六道】是哪六道?佛教六道是什么?

六道佛教解釋?zhuān)?/h2>

  六道又作六趣。世間眾生因造作善不善諸業(yè)而有業(yè)報受身,此業(yè)報受身有六個(gè)去處,被稱(chēng)為六道。六道是佛根據業(yè)報身所受福報大小劃分的。分別為: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

  天道又分為欲界天、色界天、無(wú)色界天。

  人道和天道為善道,其中眾生造作善業(yè)多于惡業(yè),樂(lè )多苦少。

  阿修羅道雖然享有天人福報,但其心因緣受種種染污,造種種不善業(yè),待其天人福報結束后,便會(huì )隨惡業(yè)業(yè)力墮入人、畜生、餓鬼、乃至地獄道中。

  畜生、餓鬼、地獄稱(chēng)作三惡道,其中眾生造作惡業(yè)多于善業(yè),苦多樂(lè )少。其中地獄眾生以識為食唯苦無(wú)樂(lè )。

  六道的真實(shí)情形甚深不可言說(shuō),佛通過(guò)種種譬喻讓大眾對六道的各種”樂(lè )“、苦有一個(gè)直觀(guān)感受 ,為如何能夠離苦得樂(lè )指引方向。而智者則由譬喻得佛甚深真實(shí)義,成就大悲心,救度眾生永離煩惱生死,常住快樂(lè )微妙真實(shí)。

  眾生因造作善不善種種業(yè)而隨業(yè)力流轉受生業(yè)報身。佛根據業(yè)報身所受福報大小劃分為六個(gè)去處: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人天道稱(chēng)作善道,樂(lè )多苦少;畜生餓鬼地獄三道稱(chēng)作惡道,苦多樂(lè )少。其中阿修羅雖然擁有天人福報,但其心已由于對福報的貪著(zhù)退轉,以往累積的善根被貪著(zhù)的大山蓋障,起種種不善念,造作種種惡業(yè)。地獄為其未來(lái)去處。

  具體去往何處是由所造諸業(yè)決定的。畜生的業(yè)因主要為癡、邪淫(于男女和合之"樂(lè )受"有貪著(zhù)是為邪淫)、吸毒。餓鬼的業(yè)因主要為貪、偷盜、賭博。地獄的業(yè)因主要為嗔、殺人、毀謗正法及佛。不造做三惡道的業(yè)因就是人的業(yè)因。天道的業(yè)因主要為孝養父母、奉事師長(cháng)、聽(tīng)聞?wù)、?a href="/remen/wangyu.html" class="keylink" target="_blank">妄語(yǔ)、不兩舌(諍斗)、不惡口、不綺語(yǔ)(戲謔嘲笑)、不貪、不嗔、不癡、調服斷除乃至越欲貪、滅離言語(yǔ)念、滅離覺(jué)觀(guān)念、滅離喜念、滅離出入息念、不作諸色想、不作諸識想、不作有所有想、不作想想、非想想。

  業(yè)報身的生死不完全等同于色身的生死。色身的死亡必然導致當前業(yè)報身的結束,但色身不死業(yè)報身也可消滅;蚴钱斚聵I(yè)報身福報耗盡而滅;或是新的業(yè)力逐漸取而代之而滅。這個(gè)過(guò)程或一念或一日、兩日乃至七日、乃至七七四十九日。上一個(gè)業(yè)報身稱(chēng)作前陰身,下一個(gè)業(yè)報身稱(chēng)作后陰身,中間稱(chēng)作中陰身。所以《金剛般若波羅蜜經(jīng)》上說(shuō)“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將色身的緣生緣滅看作“我”的生死就是有壽者相。

  為什么是一念或七日乃至七七四十九日呢。當業(yè)力足夠強時(shí),一念即生;若業(yè)力較弱或新業(yè)力尚未形成,則還有一個(gè)業(yè)力在中陰身期間逐漸成就的過(guò)程。業(yè)力的成就以七日為單位是一種表法,1.初造新業(yè);2.遇緣再次造業(yè)導致新業(yè)業(yè)力增長(cháng);3.業(yè)力繼續增長(cháng)無(wú)外緣也造作新業(yè);4.歡喜造作新業(yè)甚于舊業(yè);5.無(wú)緣不復造作舊業(yè);6.遇緣也不造作舊業(yè)但業(yè)力仍現前;7.舊業(yè)業(yè)力不復現前、新業(yè)力成就。一種業(yè)力成就后可能會(huì )在外緣的染污下再次經(jīng)七步演變?yōu)樾碌臉I(yè)力,輾轉多次乃至無(wú)量次。故言“乃至七七四十九日”來(lái)加以表法。

  所以六道其實(shí)并非只是死后的事,當生即有六道輪回。萬(wàn)不可以為離死尚早,隨意造作惡業(yè)。比如,一個(gè)人性本良善(天人);開(kāi)始經(jīng)商;經(jīng)商產(chǎn)生利潤(福報);因利潤得“樂(lè )”受;因"樂(lè )"受于利潤產(chǎn)生貪著(zhù);由貪著(zhù)開(kāi)始陪客戶(hù)種種應酬纏縛種種不善念;由貪著(zhù)開(kāi)始弄虛作假造作種種不善業(yè);由貪著(zhù)與人攀比嫉妒煩惱;謀劃如何賺更多錢(qián)焦慮煩惱;其他種種因貪著(zhù)生煩惱;因前種種煩惱及不善業(yè)飽受苦毒不復快樂(lè )卻因種種煩惱纏縛不能自拔(入餓鬼道)。如果此人因過(guò)去曾修諸善業(yè)廣植善根故得遇佛法,于正法前暫得清凈幡然悔悟過(guò)去種種惡;則此人即于是時(shí)于餓鬼道命終還復人身;深信因果勇猛精進(jìn),斷除過(guò)去種種惡,廣修善業(yè)增長(cháng)善根,信心堅固樂(lè )聞?wù)ǖ谜?jiàn),行六波羅蜜戒忍堅固得諸智慧,發(fā)救度一切受苦眾生弘誓大愿,凈己國土乃至逐漸能凈諸佛國土。是故此人不久得入大菩提道,修諸功德,命終得生阿彌陀佛極樂(lè )凈土,見(jiàn)阿彌陀佛與大菩薩眾,究竟必至一生補處,至成佛道。

六道詳解

  地獄道

  地獄道是根據印順導師在《成佛之道》的說(shuō)法,地獄可分四大類(lèi):

  八大地獄:八大地獄是此道的最根本,到處充滿(mǎn)火焰,所以也叫做“八熱地獄”,與基督教所說(shuō)的“永火”相近。最底層就是令人聞之喪膽的阿鼻地獄,亦即無(wú)間地獄。

  游增地獄:八熱地獄的每一熱地獄都有四門(mén),每門(mén)又有四小地獄,總共一百二十八地獄。凡是從八熱地獄出來(lái)的眾生,要一一游歷此處受苦,所以稱(chēng)為“游增”。

  八寒地獄:極為寒冷,此處眾生經(jīng)常因寒冷而悲號,身體也為之凍得變色。

  孤獨地獄:這是在人間的山間,江邊等,過(guò)著(zhù)孤獨、非人的生活,可說(shuō)是人間地獄?傆嫲藷、八寒、游增、孤獨,地獄共有十八處。

  餓鬼道

  據《瑜伽師地論》所載,餓鬼在飲食上會(huì )受到三種障礙:

  1.外障:此類(lèi)餓鬼因為常受饑渴,所以發(fā)亂面黑,形容枯槁,唇口干焦,只能以舌舐口,雖然四處奔走求食,所見(jiàn)的池水卻都變成膿血而不能飲用。

  2.內障:此類(lèi)餓鬼咽細如針,口大如炬,腹鼓如山,然而即使得到食物,卻因喉細而不能吞咽。

  3.無(wú)障:此類(lèi)餓鬼飲食雖沒(méi)有障礙,但是不論所受食物為何,皆會(huì )燃燒成火,仍受饑渴大苦。

  因為前世造作的善惡業(yè)不同,在餓鬼道所受的果報也會(huì )不同。若依鬼的生活境遇貧富,大致可分為有威德鬼與無(wú)威德鬼兩類(lèi);無(wú)威德鬼生活非常貧困,有威德鬼則非常富足,民間信仰所祭祀的鬼神,即多為此大威德鬼。

  畜生道

  畜生道有情對人類(lèi)而言,雖有可愛(ài)不可愛(ài)之分,或有所謂有害、有益之別,但整體而言,它們最主要的特質(zhì)是苦多于樂(lè )的,就如《過(guò)去現在因果經(jīng)》中所記載的,它們不但生得雜丑的外形,也因為身上的骨、肉、筋、角、皮、牙、毛、羽被人類(lèi)視為“寶物”,而遭捕捉殺害;或被人類(lèi)抓來(lái)負荷重擔,以致饑渴疲累;還有種種穿鼻、鉤首、鞭撻、捆綁的折磨,或甚至彼此互相傷害,置身弱肉強食的情境驚恐惶惑。

  因此畜生道眾生在輪回的六道當中,被列入苦難悲慘的三惡道之一;此外,也因為它們智慧不高,甚至僅有神經(jīng)的反應,因此無(wú)法了解佛法,連修行的機會(huì )也沒(méi)有,只能等待臨命終時(shí),隨宿世業(yè)力流轉他趣。

  若以品類(lèi)及數量來(lái)看,畜生道是六道當中為數最多的一類(lèi),《正法念處經(jīng)》中甚至指出畜生共有三十四億種之多,早已超出人類(lèi)所能想像的范圍。而這些品類(lèi)眾多的有情,彼此的相貌、體態(tài)差異極大,飲食、生活習性也都不相同,以活動(dòng)范圍區分,可分陸行、空行及水行三大類(lèi),依生活習性來(lái)分,則可歸類(lèi)為晝行、夜行及晝夜行三種。

  畜生道有時(shí)也稱(chēng)為“旁生”,若從梵文音譯,也有稱(chēng)為“底栗車(chē)”(tiryanc)的。畜生之名是指它們常為人所蓄養,但事實(shí)上,其涵蓋的范圍遠超過(guò)此,甚至擴及天上、地下種種不可思議的天界、地獄、神異處。而旁生的意思,則是說(shuō)它們的形狀有別于人的直立,而且行走方式、生活方式也是旁橫不直的。它們的壽命就與眾多的種類(lèi)一樣參差不齊,有短如蜉蝣那樣朝生暮死的,也有長(cháng)如龍王一樣達一中劫者。

  針對這么繁復的種類(lèi),佛教經(jīng)典里也分別記載了各種不同的業(yè)報成因。這些因緣當中,有些屬于畜生、惡鬼及地獄等三惡道的共通業(yè)因,也有單純屬于畜生道的。例如《辯意長(cháng)者子經(jīng)》中就指出會(huì )墮入畜生道的“五畜生事”,包括常常犯偷盜罪、負債不還、喜歡殺生、不喜聽(tīng)聞經(jīng)法,以及造作種種因緣阻撓他人辦法會(huì )等。

  人道

  而依佛經(jīng)說(shuō)法,人分別居住在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瞻部洲、北俱廬洲等四洲。在《長(cháng)阿含經(jīng)》中敘述道,世界的中心是須彌山,四周有七金山圍繞,七金山之外,則是浩瀚無(wú)邊的咸海,四大洲即分散在此。四洲中居住著(zhù)不同的人類(lèi),之間完全隔絕,互不相通。而我們亦即地球上的人類(lèi),則是居住在南瞻部洲,又名“閻浮提”。四洲的人各具特點(diǎn)。四大部洲的敘述,散見(jiàn)于《長(cháng)阿含經(jīng)》、《樓炭經(jīng)》、《立世論》、《俱舍論》、《造天地經(jīng)》等經(jīng)典中,各洲各有特點(diǎn),例如西牛賀洲以多牛、多羊、多珠玉為特點(diǎn);東勝神洲的特色則是土地極廣、極大、極妙,所謂極妙是指土地肥沃;而北俱盧洲的人沒(méi)有膚色、種族優(yōu)劣之差別,也沒(méi)有憂(yōu)悲啼哭,但這里是佛法中視為八難之一的地方,因為這里只有純物欲的享受,而缺乏崇高的精神生活。

  而我們南瞻部洲的人,最大的特點(diǎn),則是有無(wú)數的欲望,所以能造種種善、惡業(yè)行,但也由于具有思惟能力、慚愧心,所以,能夠修行,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人類(lèi)具有憶念、梵行、勇猛心三種特性。形諸于外的則是為了他人的利益,寧可犧牲自己;可以忍受各種苦的意志力、毅力;勇猛心則是展現出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難受能受的“菩薩道”精神。

  在六道中眾生是不斷在天道至地獄道之間輪回的。一旦墮入地獄需要花費無(wú)量劫的時(shí)間才能勉強得入畜生道,在畜生道遇到惡緣造作惡業(yè)還有可能再次回到地獄道,偶爾才能有機會(huì )得生人身,即使這樣也因為根性差而不聞法不見(jiàn)佛,一旦遇到惡緣造作惡業(yè),很可能又回到地獄去了。所以,《涅盤(pán)經(jīng)》卷三十二有言:“人身難得,如優(yōu)曇花”。好不容易才得人身,如果不聽(tīng)經(jīng)聞法,依法奉行,斷惡修善,開(kāi)諸智慧。難免會(huì )再次墮入三惡道重新受苦。

  但是對大多數人而言,面對世界人口不斷增加的事實(shí),以全球人口來(lái)說(shuō),目 前已超過(guò)五十億人,不免要問(wèn):“人身會(huì )難得嗎?”事實(shí)上,若從六道眾生來(lái)看,要投生為人還真是不容易。在《中阿含經(jīng)》有一個(gè)故事譬喻投生為人的困難,如同有一只瞎龜在茫茫汪洋中,要剛好遇上一塊浮木,這塊浮木上必須又恰好有一個(gè)小孔,這樣的機會(huì )已是少之又少,而這只烏龜的頭又要恰好從浮木孔伸出來(lái),這樣的機會(huì )真可說(shuō)是難上加難,經(jīng)典中便以此來(lái)形容得人身之難得。

  那么如何才能投生為人呢?據《成實(shí)論.六業(yè)品》指出,投生人道的眾生,是因為過(guò)去生曾造作了人道的業(yè)。關(guān)于受生人間的業(yè)因,在《雜阿含經(jīng)》卷三十七:“若行不善業(yè)則生地獄,后若轉生人中則受諸難,又若行十善業(yè)則得生天上,后若轉生人中可免諸難。”所以,《法華文句》說(shuō)道:“五戒為人,十善生天。”過(guò)去生若能遵守五戒,終生奉行,來(lái)生可得人趣之果報。

  阿修羅道

  阿修羅道眾生專(zhuān)指那些具有天人的福德,但因遇到的緣不善,心染污種種不善,造作種種不善業(yè)的眾生。特別是那些虔誠信佛,但因遇到被五陰魔附體的邪師說(shuō)法誤行魔行的人。阿修羅女表法忉利天以上眾生不造作只有阿修羅道眾生才造作的種種惡業(yè),其中就包括魔行諸業(yè)。

  忉利天人因尚未斷除對欲的貪著(zhù),因此常常在貪念的驅使下試圖造作惡業(yè),此時(shí)他過(guò)去造作善業(yè)所留下的業(yè)力會(huì )與貪念形成的惡業(yè)業(yè)力發(fā)生爭斗。這就是帝釋天帶著(zhù)夜叉天眾與忉利天眾與眾阿修羅大戰的真實(shí)含義。由于夜摩天眾生能以正念戒律調伏貪念,所以不會(huì )由于貪念造作種種惡業(yè),也就沒(méi)有惡業(yè)業(yè)力在身。所以佛說(shuō)夜摩天人從不與阿修羅爭斗。

  阿修羅另被稱(chēng)為不飲酒神,居住在海底的阿修羅原本是很愛(ài)喝酒的,但是因為他們喝的是由海水釀成的酒,總是味道咸苦,所以一氣之下就發(fā)誓再也不喝酒。飲酒代表癡,癡就是沉迷一種業(yè)不出離,比如沉迷電腦游戲沉迷畫(huà)畫(huà)沉迷收藏就是癡行。由于阿修羅是造作惡業(yè)的原天人,所以他的福德暫視還在,由于阿修羅的業(yè)都是相當嚴重的惡業(yè),也就是海底的咸水,沉迷惡習會(huì )與他原有的福德產(chǎn)生抵觸,令他感到難過(guò),所以阿修羅從此不再飲酒。 轉生到阿修羅道者,《業(yè)因差別經(jīng)》詳細條列出十項業(yè)因,包括身行微惡、口行微惡、意行微惡、起驕慢、起我慢、起增上慢、起大慢、起邪慢、起慢慢與回諸善根。

  因業(yè)力的牽引,阿修羅再次轉生可分為胎、卵、濕、化四生。卵生者身在鬼道,能以其威力,展現神通入空中;胎生者身在人道,投生的原因是原本在天道中,卻由于降德而遭貶墜;濕生者身在畜生道,住于水穴口,朝游虛空,暮歸水宿;化生者身在天道,也就是得遇大善緣中途悔悟的阿修羅。

  據《觀(guān)佛三昧經(jīng)》說(shuō),世界剛剛形成山海大地時(shí),光音天上貪玩的仙人便到人間游戲。其中一位仙人在大海洗浴時(shí),因“水精”入身而生一肉卵。這肉卵經(jīng)八千年后,終于生出一個(gè)女怪,身長(cháng)有如須彌山,具一千只眼睛、二十四只腳,頭、口與手數皆為九百九十九,樣貌好不駭人,即為阿修羅始祖。

  女怪后又產(chǎn)下一男怪名毗摩質(zhì)多,因有無(wú)比威力可自由來(lái)去天上人間,所以在看到天人身旁皆有無(wú)數美女環(huán)繞后,也想娶妻。女怪便替其子向美冠群芳的干闥婆女求婚,結果干闥婆欣然同意婚事,于是阿修羅一族日漸繁盛。毗摩質(zhì)多風(fēng)情萬(wàn)種的女兒,使得已有妻妾億萬(wàn)的天界帝釋為之傾心,娶為嬪妃。不料帝釋婚后喜新厭舊,阿修羅女將委曲告之父親,引發(fā)前所未有的一場(chǎng)大戰。就在阿修羅將帝釋所居的須彌山團團圍住,千鈞一發(fā)時(shí),帝釋想到佛曾說(shuō)若遇大難,只要念般若波羅蜜咒,便能破解鬼兵。果然一持咒,空中忽然飛出四只大刀輪,幾乎削盡阿修羅王的手足,幸好遁入藕孔方避過(guò)此難,但是元氣大傷難以復仇。

  然而天人與阿修羅的戰爭,并未自此劃下休止符。在經(jīng)過(guò)多年后,帝釋又愛(ài)上一位羅喉羅阿修羅的女兒,便命天界樂(lè )神帶聘禮,透過(guò)歌曲威脅利誘羅喉羅應諾婚事。不料羅喉羅因氣憤帝釋欺人太甚,不但將樂(lè )神驅逐出宮,并立刻發(fā)兵攻打天人。就在驍勇善戰的阿修羅攻下天宮時(shí),帝釋又憶起上次的神咒,于是阿修羅軍被殺得節節敗退,只好退入蓮藕藏躲。

  就在帝釋擄走了全部的阿修羅女后,羅喉羅派出一位使者前往談判,指出帝釋身為佛弟子,不應犯戒偷盜。雙方幾經(jīng)談判最后達成數項協(xié)議,帝釋承認犯下偷盜戒,愿歸還阿修羅女,并贈送天上甘露;阿修羅則除將愛(ài)女獻與帝釋?zhuān)⒆栽?a href="/remen/shouchi.html" class="keylink" target="_blank">受持三皈五戒,成為佛弟子,此戰終得圓滿(mǎn)落幕。

  在天界的戰爭中,有一位阿修羅王與帝釋作戰時(shí),因手能執日月,障蔽其光,而被稱(chēng)為羅慟羅阿修羅,羅慟羅意即為障月。他能有以手障日月,形成日月蝕的威力;是因他過(guò)去生為婆羅門(mén)時(shí),見(jiàn)到大火燒塔,滅火而使塔不壞,而以此救塔之福德為因,愿得大身。然雖有此愿,仍不信正法,常愛(ài)斗戰,故死后墮入阿修羅道。

  天道

  天道眾生遍及欲界、色界及無(wú)色界等三界。其中在欲界有六欲天,色界有四禪十八天,無(wú)色界四天,共有二十八天。

  在天界的眾生當中,欲界的六天還有男女之別,也有婚姻嫁娶,但是不像人間的男女關(guān)系。以他們滿(mǎn)足欲望的方式而言,四大王天、忉利天是以氣和合陰陽(yáng);焰摩天則只要互相靠近,兜率天藉著(zhù)互相牽手,化自在天彼此深深對看,而他化自在天只要短暫的對視即是。

  而色界的眾生則已經(jīng)擺脫了對欲望的執著(zhù),只是尚未從形體的束縛中解脫。所以無(wú)論是居住的地方,或是本身的形體已經(jīng)十分凈妙,但是仍有形質(zhì)。而他們與欲界眾生最大的差異,是他們已經(jīng)離了淫欲,只有清凈微細的形色,所以他們已無(wú)男女之別,而以光明為他們的語(yǔ)言與食物。

  至于無(wú)色界的四天,更是超越了物質(zhì)世界的存在,是厭離物質(zhì)色想而修四無(wú)色定的有情眾生死后所生的天界。在這個(gè)天界里,自然沒(méi)有男女相之別。

  天人們所過(guò)的生活,在《過(guò)去現在因果經(jīng)》中,有著(zhù)迷人的形容,例如他們的身體極為清凈,不受塵垢染污,就像琉璃一樣充滿(mǎn)著(zhù)光明,兩眼更是清澈明亮。只要心有所想,就能心想事成,因而心態(tài)上能時(shí)常保持歡悅適意。平日更以仙樂(lè )清揚作為娛樂(lè ),乃至飲食衣物,就似魔術(shù)幻化一樣,只要心念一動(dòng),就應念而至。

相關(guān)閱讀